全文小说光之薇恋曾小薇阳晓光小说全本目录免费阅读

图书吧 14 0

第8章

全文小说光之薇恋曾小薇阳晓光小说全本目录免费阅读-第1张图片-图书吧

阳晓光出生时间为20世纪最后一个十年的中间尴尬位置,这也巧合造成了此人的中间性格。

这一年,我国持续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伟大实践。作为一个后发行为,注定了我们将超越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的市场发展进程。应当看到虽然我们有着后发优势,可以少走些弯路,却不可能摆脱市场发育与成熟的内在规律仍将面对别国曾经遇到的同样或类似的难题。马克思曾说过,工业较发达的国家向工业较不发达的国家所显示的只是后者未来的景象。资本主义国家的人民生活正水深火热中,我国人民安居乐业,繁荣稳定。我们要高举邓小平理论伟大旗帜,深入贯彻落实党的全会精神,继续推进改革开放,把扩大国内需求作为促进经济增长的主要措施,稳定和加强农业,深化国有企业改革,调整经济结构,努力开拓城乡市场,千方百计扩大出口,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整顿经济秩序,保持国民经济持续快速健康发展和社会全面进步。为此,中央要求,全党全国必须统一思想、坚定信心,抓住机遇,知难而进,团结一致,艰苦奋斗。全会号召,全党同志和全国各族人民,在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下,更加紧密地团结起来,高举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旗帜,为把我国建设成富强、民主、文明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而奋斗!

这一年我国经济体制从传统的计划经济体制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转变,经济增长方式从粗放型向集约型转变。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中国共产党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江泽民还没有提出提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没有成为指引党和国家新世纪伟大进军的行动指南。但就现阶段发展两岸关系推进祖国和平统一进程的若干重要问题,继续提出多种不同震撼人心,感人至深的主张。

每一年都是多事之秋,这一年也是。在一个喜庆的全党全国各族人民庆祝的好日子阳晓光诞生在这个世上。

每个生命来到世间都注定要改变世界这个是不以你个人意愿为转移的这是宿命。就算生就算死,都会为这个世界增加出生率或死亡率。

此人天生就长了副看起来善良老实的脸,于是乎便就注定心软。他脑袋大,脖子细,脸圆,就是长的那么喜庆,可他表面的内心都没有第一眼给人的感觉快乐。其出生地点为一个小镇,这个祖辈们世代居住的地方。这个地方没有名人辈出,没有明星频繁光临,没有高楼大厦盛气凌人,有的只是季节里多于其它地方的阳光,雪花,因而得名于阳镇。就在这两位夏冬季大哥级的影响下,印象中的春秋季也就显得黯淡了。

阳晓光,为什么会叫这个名字呢?相信不少人会对自己的名字产生好奇吧!大有就算把父母缠到人神崩溃也决不罢休,誓要搞懂为止。阳晓光也是,好奇心一发而不可收拾,不过就算是搞到泛滥也都是在心里,因为从小就没有对方的存在。

阳晓光是一个胆大又胆小的人。对外有一肚子想法却只能憋在心里,对内毫无顾忌发泄心中的不满。

从小外人说内向,家人说内向,于是拜大家所赐,阳晓光就彻彻底底成为了人们口中内向的人。

一个人的时候是一个样,在别人面前则又是另一样。天生如此,已经就那样,很难改变。很多东西放在肚子里烂掉也很少拿出来,阳晓光他自己都鄙视自己结结巴巴的样子,可如果是一个人的时候则滔滔不绝,一个人真的会有如此的变态。

刚开始是不敢问,后来变成不想问,最后也就懒得问了。阳晓光也许是初晓阳光之意吧!想到了答案阳晓光也就没再执着了。

阳晓光自幼与父母分离,与奶奶相依为命,难得孤单。

这种孤单是当事人才会懂的,不会说出来的。就这样,阳晓光渐渐长大,父母的身影只停留在相册里。曾经大开的大门也渐渐封闭,所有的感受只有他知道。

自阳晓光懂事以来,过往的岁月就已经说了拜拜。大脑里只存下了零碎的回忆片段,是蹒跚学步还是咿呀学语,说实话都已变得模糊。

所谓的懂事在中国的父母眼里看来是要满了18岁,才可以从手掌心放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然后再捧回手心里,因为我只有这么一个独苗。可是在阳晓光看来,十岁就够了。

这年十岁,一切都已开始,无论痛苦还是快乐都已阻挡不住,任由进出,渐渐形成。这个时段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人生开始,也是从这里开始思考问题,有了感觉。

痛苦,快乐,冷暖自知。

已经懂事了,回忆性的看着自己以及想不起来的幼儿园时光,好在有相为证。涂着口红,穿着裙子,和全体班上的同学老师的幼儿园毕业照。模糊想起当年男生都被老师折磨成这个样子,看着看着,阳晓光笑着笑着。

十岁,按照阳镇上的风俗应该在家里摆几桌酒席请亲朋好友吃饭,宣布自己家的孩子已经成长到了一个阶段。有能力的当然也可以选择去街上的饭店大摆筵席装装门面,不过投入太多,收回成本有限,阳镇上的人轻易不去。

像这种事在阳镇上是家常便饭,像孩子的周岁,满月,十岁,考上了大学,结婚,七十大寿,八十大寿等等,不胜枚举。此举一来是为了讨回过去给过的钱,二是收取新的红包。

在阳晓光十岁生日这个节骨眼上,父母风尘仆仆从一千多里外的远方赶了回来,摆了几桌酒席,拿出了红包里的钱,把红包这种没有内涵的废纸揉成一团,抛向了家门口那天然大坑形成的垃圾堆里。随后,第二日大早便大包小包地拎着,与阳晓光甚至都还没说上几句话就匆匆而去。

阳晓光还在和高潮,李文丽从小一起长大的邻居打着弹珠,见那离去,在心里已是漆黑的身影。欲动,又忍。只是默默看着,没什么好说的。对于这二人的突然打扰紧张了许久,一直沉默到他们离去,忽才放松下来。抬头看了看,心里叹了叹气,接着打着弹珠。

人生中最热闹的一个生日也就此落幕,似乎也并没有什么感觉,不过这一天很快也就过去了,一觉的时间而已。

睡前,回忆着。

今天看到父母,异常喜,可阳晓光又装作极为淡定,就像与平常一样。可是不一样,真不一样。那两个人活了,活生生的站在了他的面前,知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可以远远地看着,原来他也是有爸爸,妈妈的。他这才真真正正意识到亲人的存在。这个世界他不孤单,不孤单?不孤单!

可是回来又能怎样,父母之间,父子母子之间都已经大不一样。大人们尽管人前努力不发作,可私下阳晓光还是能感到不正常。而由于长时间的不见,血缘关系最亲密的两个人却好比陌生人一样,只让人感到压抑,走了倒长舒一口气,放松了。

今天应该是值得开心的日子吧!包括父母在内的各男方三兄弟女方三姐妹也来了,这是从未齐聚一堂的场面。父辈到齐晚辈也来了,大姨和表姐,大伯和堂姐,三叔和堂妹阳静。取名阳静想必是安静之意,可是此人的性格偏偏与此唱起了反调,静不下来,与阳晓光形成鲜明的对比。哥哥长哥哥短,阳晓光却说不出妹妹这两字,总感别扭,只能用名字代替,两个字的名字一直叫着也只能这样了。称呼这回事,阳晓光实在是难开口,与这些姐姐妹妹虽然已经很熟了,可就是张嘴难,当然还有大人们。在父母的威胁利诱和大人们之间的开玩笑下才断断续续张嘴。说话并不连贯,也许是一个人久了,与外面的人打交道也有限,才有此深恶痛绝的恶果。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的世界,当然在一个人的世界里,这些当然不是问题,俨然是一个能言善辩,机灵可爱的阳晓光。可现在不是,永远都不是他所幻想的世界。

大堂摆满了好几个圆桌,菜一个个上来,里面厨房一片忙碌。原本主角该是阳晓光却成了大人们端杯聊天叙旧的场所,显然阳晓光对此感到十分不适。除了吃饭与收红包的重要时刻不重要的出现外,听到大家的祝福,哦哦嗯嗯回答后便趁早溜掉,到一边的空地便舒服多了,不再压抑。

到了晚上,必须要回到那了。在家中第一次吃上了蛋糕,当然和堂姐几年前的生日自然不同。阳晓光还记得那时的场景。在一个饭店里面,那是个九层的大蛋糕,看着别人开心的拿着小刀划过,就像轻轻划过阳晓光的心上,酸酸的,只希望什么时候他也能过这么一个生日,吃着蛋糕。现在终于实现了,虽然只有两层,可阳晓光还是难得的很高兴。

围在一个大桌子,吃了顿饭,马上就又各奔东西。

阳静继续在家,三叔则赶往陵市,仅次于阳省第一大市的省会城市楚市和第二大市夷市。位于阳市的阳镇旁边,地图上的差距并不远,紧挨在旁边。

大伯和堂姐回去繁华街上的家中,离阳晓光这个偏离街道的家还有段距离的并不遥远的地方。

所有人都走了,当然还有他们。只是仅仅在眼前晃了晃,不再是一成不变的定格神情,记住了父母的样子便再也见不到了。

所有的感觉涌到一块,汇成一句话:唉!~~

黑夜里伸手不见五指,只有月亮散发出暗淡的光。四周一片死寂,微闻萧萧风声忽过,整个心抽搐了一下,莫名的恐惧涌上心头,挥之不去,双手以不足一秒的快速拿被子蒙住了自己。在灵魂激醒的瞬间,黑色的瞳孔里,心里,不平静的心开始凌乱。想追求的团圆,变成一种奢望。内心里觉得无稽之谈的鬼魂之说又随时跑出来吓人了。

战胜不了深埋在心的恐惧,噌噌点亮了寂寞,突如其来的光明一下子夺人眼目,好几秒的逐渐适应过后才能自如活动,恢复正常。

倚在床前,前几个月还历历在目,不过很快就已经在忆今日。可笑啊!可怜!

10月,国庆放了假。就在此举国同庆的时间阶段,阳晓光的11岁生日。

没什么啊!不过就是生日嘛!有什么了不起的。虽然阳晓光嘴上这么安慰自己,可是心里始终有种莫明的伤感盘绕在心头,缠在一起。

思绪飞到了白天,吃了一顿难得一见的排骨。奶奶依旧不喜多吃,只是一味说今天你生日,多吃点。然后生活开始一遍遍不出意外的重演,看电视一直到十一点多才依依不舍关了电视,爬上了床。其实电视里也没什么好看的,不过阳晓光实在是想不到还能干什么,还有什么可做的。电视不错,迷上了这个就无暇去想其他,心里也就至少不会难受。

无助的眼神望望四周,忽然想到了什么。跪在床上,右手抵着桌子,伸出左手去,够到了床头柜,然后一点点往外拖,映入眼帘的是一本厚厚的藏满回忆的相册。随手拿起,放在怀里。双手紧紧在衣服上搓了几下,这才小心翼翼打开相册。翻开一页页,仿佛在诉说着小小的成长史。看到上面尚显幼稚的脸,冷不丁冒出了一句:好傻。其中阳晓光一个人的身影始终占据着大幅篇幅,父母消失了踪影,好像从来都没有过,是个多余的角色。从穿着开裆裤,手里拿着玩具,天真的眼眸里没有半点杂质一步步走来,渐渐长大,渐渐沉默。翻到最后,一张全家的合影吸引了全部眼球,那时的所有人都那么年轻,父母把阳晓光这个暂且走路都成问题的小娃娃放在中间,各伸出一只手紧紧固定住。

呆呆的望了许久,双手忍不住抚摸相片,吐气说道:生日快乐!长长吸了一口气,把还在眼眶中翻滚的泪水硬逼了回去。

睡觉!随即物归原处,关上了抽屉,用手背扫了一下湿润的眼球。熄灯,一切重归平静与黑暗。

十岁之前之后也有许多区别,想起来阳晓光还是不知该作何滋味。

之前,算是他真正年少无知不懂事的时候,最不想回忆起的糗事,偶然想到就只是笑笑而过。在那之前一直和阳静一样与奶奶睡在一楼的大床上,之后便独自开始习惯一个人睡在二楼单个的房间。之前留了鼻涕也不顾什么,直接任它流进嘴里,甚至伸舌头接纳,味道咸咸的。之后才渐渐控制住自己,知道何为不该做的。之前都不敢在学校里的厕所里蹲下,一个个蹲坑没有遮挡之物,只能小打小闹。不是不习惯的问题,而是受不了旁边一墙相隔,而对方从你面前穿过,那种尴尬阳晓光可受不了。直到有一次中午肚子不舒服他没有忍受得住便发泄出来,紧贴在裤子里,弄得阳晓光心情大坏,十分无奈,只好熬到放学才回到家像个孩子一样向奶奶苦着脸无奈痛诉。而奶奶从水井里挑出水来倒在盆中,把脏衣置放在搓衣板上洗衣服。之前在一个晚上突然忍不住起来上厕所,周围没水,又懒得几步之遥到水井放绳子弯腰提水,只见只有大盆中蒸饭的锅里有水,米粒沉浸在最下面。阳晓光也不顾那么多了,冲水要紧,于是两只水分别端着,只不过往下倒时后手一滑,掉了下去。阳晓光立刻被吓得手足无措,想要自己拿回来又怎么会来勇气,嫌脏。万般无奈之下只好做好一切挨骂的心理准备,打破了平静,把一窗之隔的房间里熟睡的奶奶给叫醒。奶奶听后披上衣服直走就来到门口,听到卷闸门打开的声音,奶奶跑到后面的菜地里去,拿了回来。吱!门又关上,在阳晓光的面前奶奶蹲下腰去在盆里用洗衣粉洗着。阳晓光心生愧疚,可是奶奶却什么都没说,这也让阳晓光很是感激。还有许多好笑之事,皆因年轻无知吧。把猪圈里的猪形象的比喻为男女,阳晓光被一再提醒之下才明白过来。和阳静放假在家蛋炒饭,十分简单,放饭,炒几下,中间留出一个洞,打鸡蛋进入,煎一下便蛋饭结合在一起。就这么简单,阳静过后就是阳晓光,阳晓光错把菜油当猪油,结果炒出来的菜不知是何味,吃起来也是怪怪的,这也是一大创举吧。阳静得意洋洋,阳晓光心知错。面对笑声,心里尴尬至极,嘴上仍不在乎,吃着难吃的,怎么能承认错误呢。强行吃了几口便留给了猪圈里的猪仔们。

奶孙二人之间话并不多,阳晓光性格就是如此。当身边出现了阳静这般能说会讨人欢心的女生,阳晓光的所感自然是重女轻男。可再仔细想想,想必阳静心里得到的会是重男轻女。

想起奶奶,总有种无奈,反正家里就这么点人。不再想,太累,以为不去想就什么都不会有。

十岁了,长大了,以后的人生如何还是个未知数。

不知在何时,阳晓光早已不自觉地喜欢上了黑夜。默默看着,独自感悟着。原来它并不是那么可怕,相反,它带给阳晓光勇气。或许在别人眼中的阳晓光是沉默的,内向的,一棍子打不出三句话来。因此,阳晓光一直以来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曾走到别人的心里面。阳晓光的小小世界也从没有任何人闯进来过,都只是走到了门口就止步了。也只有在黑夜或是雨天阳晓光才敢肆无忌惮的哭泣,因为黑夜会把眼泪笼罩起来,雨水会将眼泪吞噬,没有人会看见也没有人会听见。

静静的夜,常能让人放下所有的恨,所有的不舍,所有的不愉快,甜甜的进入梦乡。

夜,真的很静,也很美!

一个人,一颗心,孤独常常伴随左右。幽暗的夜,皎洁的月,相互辉映间,谱写了一曲动人的诗。似水般流逝的不仅仅是时间,更是那颗孤独的心。太多的执着,太多的追求,伤痕累累的心,有着太多的无奈。

大哭一场,第二天醒来,你会发现再无奈的事情,再让人生气的事情,都已经烟消云散。不去想,什么都不去想,尽量不要触碰难受的回忆,去追逐属于自己的快乐。

灯灭,熟睡,破晓,心再次苏醒,滋润过后的心再次迎接这个世界。

既然已是初晓的阳光,那么永远都将最大努力的绽放在人们面前。


标签: 光之薇恋 曾小薇 阳晓光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