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九夜写的小说等我成熟等你温柔全文小说章节目录阅读

图书吧 10 0

第8章

白九夜写的小说等我成熟等你温柔全文小说章节目录阅读-第1张图片-图书吧

算是默认了老爷夫人的安排,也算是认清了现实。

少爷还在生我的气,肯定不愿意再见我,而且,他身边已经有楚小姐了,他也不会再在意我了。

我唯一的要求就是看看我的宝宝,那个前一天还在我肚子里蹦跶的孩子,现在长成什么样子。我想要看看,他是不是长得跟少爷一样,也那么好看。

我盼了那么久,只想看他一眼。

好,那你还有什么要求么?你下半辈子需要的花销,我都会安排好,要是有人家看上,我也会给你准备嫁妆。老爷说。

我又摇了摇头,指了指自己的肚子,打着手势费劲的比划着。

我也不知道老爷是不是能明白。

所幸的是,夫人看懂了。

孩子是早产的,身体不好,还在重症监护室的保温箱里,需要调养,你也要好好休息,等过一阵,我们再带着孩子来看你。

我乖乖的点头。

而后目送着老爷夫人离开。

病房里最终只剩下我一个人。

这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每天除了医院的医生和护士,我见不到其他的人。连管家伯伯和送饭的阿姨都不来看我了。

好在医院的纪医生人很不错,每天都会来陪我说说话。

他叫纪遇白,长得也很好看,但是跟少爷那种好看不一样,少爷会生气,会难过。他好像不会,他每天都很平静,像是一汪湖水,半点波澜都没有。

我后来才知道,我吃了螃蟹导致流了很多血那天,是他砸开门锁把我送去的医院。

纪医生是个好人。

他跟我说日子还长,我才二十岁,以后会越过越好的。

我觉得他说的对。

于是我从之前等着少爷来,变成了等着宝宝长大,等着我养好了身体见他。

我找纪医生要来纸和笔,接着画圈圈。

只是我不再绣莲花了,我想,少爷或许已经不在意了。

出院的那天,来了一个我不认识的女人,穿着碎花衬衫,头发束在背后,看起来三十多岁的样子。

她对我说,我可以带你去见你的孩子!

我很高兴,终于可以见到我的宝宝了,我很想要把这个消息告诉纪医生,可是那个女人说,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你不能告诉任何人哦!要是你告诉了别人,我就不带你去了。

我连忙摇头,把嘴捂的紧紧的,同时不停的摆着右手,表示我不会告诉别人。

女人这才满意,从病床上拿起了我的行李,说是行李,其实里头只有一身衣服,和我画圈圈的那个小本本。

我跟着她走出了医院,在大门外,我好像看到了少爷。

少爷坐在车里,他的旁边还有楚小姐。

我飞快的跑过去,车子却从我身边开走了。

阳光晃的我睁不开眼,我连少爷的样子,都看不太清。

我可能,以后都再也见不到少爷了。

女人把我带上了一辆车,她没有骗我,车上果然有一个孩子,小宝宝长得很白,很可爱,她看着我的时候,还会笑。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男人坐在前面开车。

女人关好车门后,在我旁边坐了下来,我听见她对前面的男人说,真是个傻子,被卖了都不知道。

正好,宝宝哭了,哇哇的哭,眼泪怎么都止不住。

我看着女人,她好像变了一个人,一点都不像是在医院里的时候那么温柔,冷冰冰的,很凶很凶。

哭,一天到晚就知道哭。

宝宝还在哭,女人却已经靠在靠背上眯着眼睛睡着了。

我只能笨拙又小心的把她抱在怀里,慌乱中,学着小时候妈妈哄我的样子,轻轻拍着她的小身子,一边拍,一边哼着妈妈以前唱给我的摇篮曲。

她终于不哭了,瞪着水灵灵的眼睛望着我。

真是个乖宝宝,只是,宝宝长得不像沈昼,也不像我。

我好不容易把宝宝哄睡着之后,再抬起头看窗外,全然已是另外一幅景象。

没有高楼大厦,也没有那么多的车辆。

房子越来越矮,路越来越窄,树越来越多。

我拉了拉那个女人,可是她不理我,我又扯了扯坐前排的男人,他也凶巴巴的骂我,比以前村头那只大黑狗还要凶。

是不是想死,没见着老子开车么?要不是看你值十万块,我老早把你给扔了。

我听不太懂他的话,宝宝又开始哭了,都是被这个人给吓的,我拼命哄,可是都不管用,宝宝拼命哭。

男人越发不耐烦起来,冲着我们吼,死女人,你快给这女娃娃喂点奶,成天哭!

女人终于醒了,眉头皱得紧紧的,从一个麻布袋里翻出了奶瓶,粗鲁地将奶嘴塞进了宝宝嘴里,骂骂咧咧的,哭死你算了。

他们怎么可以对宝宝这么凶?

我死死的盯着女人。

她发现我在看她,竟然笑了,笑容有些可怕。

看什么看?等过会到了村子里,你就成别人家的媳妇儿了,看你傻呵呵的样子,长得倒是还不错。

别人家的媳妇儿?我不要做别人家的媳妇儿,少爷说过会娶我的,我只做少爷的媳妇儿。

他们是坏人,这两个人都是坏人。

我一把抢过宝宝,紧紧搂在怀里。

抱着吧,也抱不了多久了,一会也就被卖到山沟里,成别人家的孩子了。

女人依旧在呵呵的笑着。

我想哭,却哭不出来。

宝宝抱着奶瓶子正滋滋的喝着奶,像饿了很久很久一样。

我知道山沟沟是什么地方,是有很高很高的大山,很多很多翠绿的树的地方,可是没有车,也没有好吃的,没有新衣服穿。

要爬过高山,穿过树林,走到一条大马路上,才能看到车。

当初妈妈就是这么带着我走出来的。

我不想回到那里去,我也不能让宝宝在那里长大。

可是这两个人是坏人,他们一定不会放我走的。

我绞尽脑汁,才想到了一个办法,我对着女人,打了半天手势,告诉她,我想要尿尿。

她打了个哈欠,说要睡觉,让我憋着。

还有什么办法呢?

我看了看窗外,葱葱郁郁的树木在急速的倒退,我咬咬牙,把宝宝紧紧护在怀里,随即用力拉开车门跳了下去。

我记得我滚下了山坡,很多带刺的枝丫打在我身上,一道一道的,好疼好疼,还有大大小小的石头,磕在我的骨头上,我甚至听到了自己骨头断裂的声音。

我只能把她抱的更紧一些,更紧一些。

恍惚间,我似乎还听见了一声呼唤,伴随着宝宝的哭声,在山谷里回荡。

沈小连,沈小连

是少爷的声音,他在找我?


标签: 白九夜 等我成熟等你温柔 沈小连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