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河以南不以北小说全文全章节免费小说阅读

图书吧 8 0

《木河以南不以北》中主要人物是离以南木河,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这里提供木河以南不以北小说章节,木河以南不以北小说内容精选:“安安,后天陪我去夏家一趟吧。”“你真要去啊?”她沉默了一会,重重的点了头。“嗯。”“行吧行吧。我陪你去,我就不信了,那个老巫婆还能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来。

木河以南不以北小说全文全章节免费小说阅读-第1张图片-图书吧推荐指数:★★★★★

《木河以南不以北》精选内容:

“唔,真舒服。没有通告,不用赶飞机,舒服~”

“你看看你,每天除了吃就是睡,你还要不要自己的身材了,我看是艾登不在你都不身材管理了。”虽然这么嫌弃着,但还是将手里剥好的橘子递过去给她。

“哎呀,不要说这种伤心的事情嘛。你想想看,这边什么娱乐设施都有,不是很方便吗?而且也不用担心有狗仔多好啊。”

“那我们也不能一直在这里待下去吧,你知道的,我回国还有事情的,我还要去……”

“我给你们带来好消息了。”听到皓宇的声音,她便转头去做别的事情。“怎么了?我说要带好消息给你们,你们居然一点都不好奇?”果然想象就是和现实不一样,他还以为她们会激动的跑过来问什么好消息。

“有什么可好奇的。都这么久了你们要是还没有把事情解决了,离以南也太菜了吧,还有你,你的办事水平就太低了。啧啧啧,我实在是搞不懂离以南怎么就让你做他的助理呢?”反正安安对皓宇的印象可以说是差到不行,并不是因为外界的传言而是自己亲眼所见了。

“咳咳。洛小姐,你说这话就不对了,毕竟人不可貌相。”他一展自己的桃花眼,那高挑的身材以及身上的衣服的完美弧线实在是让你看了一眼就是那种无法忘却的帅气。

“呕。把你那对别的妹纸使出的招数收起来,不要显摆,这对我是没用的。看你这样,我就知道为什么离以南会找你做助理了。简直太像了~”

“木木,我们走吧。既然他们都处理好了,那么我们就可以回去了。”安安早就想走了,不想让木木因为这件事烦恼才想着多待一段时间等这件事过去了再离开,省的糟心。

“……”

“我到底是哪里得罪这个洛静安了?”这几天,他没有一天没感受到静安的鄙视以及嘲讽,虽说他并不计较,但是他仔细想想,自己也不算长的太差,人缘也不错(虽说女生多。)但是也不至于这么遭人嫌吧。思来想去反正他是得不出结果,来自“工作”机的铃声响起,他觉得自己要虚脱了,这个手机美名其曰工作机,其实是自己用来告诉那些甩不掉的苍蝇用的。他也从来不接这个手机的电话。按掉一次本以为就清净了,没想到一直响起来。他当时也没想那么多,以为又是哪个女的找不到他给他电话轰炸,最后干脆关机了。

“安安,后天陪我去夏家一趟吧。”

“你真要去啊?”

她沉默了一会,重重的点了头。“嗯。”

“行吧行吧。我陪你去,我就不信了,那个老巫婆还能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来。不过木木我先说好啊,不管他们怎么说,你只做你应该做的,其他的不关你的事情!不然我就拉着你走,什么你都不能管!!!”

“嗯。”

“还有。这件事办完,我和你一起去墨尔本。我要去看小夕,好久没见她了。”

木河只是笑笑,她知道,静安是怕她在这里不回去了。是啊,她也怕。怕自己一时的忍不住,怕自己的情不自禁,怕自己没办法割舍这里。

“木木,木木!!!你这几天去哪里了,我回来以后就一直联络不到你。离以南有没有对你怎么样!”出事的那一天,因为公司的事情慕容弘文不得已的出差了,前天才回来的。他才知道自己是被离以南弄走的,虽然医院那件事已经被皓宇压制了下去,但是这种小问题对于慕容来说不要太简单。

“慕容你冷静一点,你抓的我有点疼。”他太过于紧张木河了,没有把控好手上的力道。

“你放开木木,没听到她喊疼吗?”安安用力的拉开慕容的手,这才看到木河的手臂上已经红了一大块。

“对…对不起。你没事吧?”

“我…我是太紧张你了,我怕离以南又要伤害你。”他并不想让木河再和离以南有任何的接触,什么伤害,那只是自己对木河说的谎,他怕他们把误会说开。

“没关系的慕容。他……离以南没有伤害我。”

“真搞笑,人家没有伤害到,但是你你一来就把木河的手弄成这样了。”静安并没有给慕容什么好脸色。

“安安,没事的。是我自己的皮肤太薄了。”她看到慕容那自责的表情,并不想让他过于担心自己。

“慕容大少爷,我这里也算是我的私人住宅,你就这样不请自来,算不算私闯民宅?”

慕容没有搭理静安。“你没事就好,我先回去了。”

“哇,真当我这里是他家?就这样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安安顿时火冒三丈,但又不能把实情告诉木河,可真是憋屈死她了。

“好啦好啦,你晚饭要吃什么?我去买食材。”

“你随便买吧,我要去打游戏!!!”我们这大明星洛静安,除了平时工作以外,空闲的时间最喜欢的就是打游戏。别问我技术怎么样,咱也不敢问,咱也不敢说啊。

唰唰唰,一顿操作猛如虎,那架势,杠杠的。很好,这已经是屡战屡败不知道几次的安安被KO了。

“啊,气死我了,怎么老是输啊!”原本想要在游戏中发泄一下,结果自己那菜鸟式的技术老是送人头不说,还总是被打的最惨。

“人已经回去了,项目也完成了,我的假期呢?什么时候给我兑现?”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休假,连假期干什么他都规划好了,前三天一定要睡的天昏地暗的,没有自然醒坚决不离开床!

“嗯。”回应他的只有这冷冰冰的还少的可怜的一个字!

“哇,我又被剥削了!你这万恶的资本家。”

“放心,加薪是不会剥削你的。”

“......”他方皓宇缺钱吗?缺的是金钱吗?是自由!自由啊!“对了,我听说最近夏氏有动静,好像准备接触弗兰克。”

“没事,继续打压他们。必要的时候提醒一下,但不要弄死。”

“果真是奸商啊。”

“谢谢。”

“我这不是夸奖你!离以南。现在她回来了,你不做点什么?不要和我说那种冠冕堂皇的话,如果有误会就说清楚,如果还爱着就不要放手。我可是查到了,这些年,慕容弘文可是一直陪着她在墨尔本。难道你就没有听过日久生情?”

离以南手上的力度不知何时加重了,或许是在听到了她的时候也许是在听到这些年她都由另一个男的陪着的时候。“你管的太多了,如果你没事做,我可以安排一些给你。”

“随便你,反正我先提醒你。人生苦短,何必让自己抱有遗憾,况且...这些年你的赎罪已经够了。”

他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走的,耳边一直响起皓宇说的话…

一大早,木河就把安安从睡梦中拉起来。困的要死现在还在充当她的司机。“安安,我有点紧张。”

“紧张就不去了呗。再去别的医院找,也许能找到相同血型的呢?”她一直都不赞成木河回国去夏家找他们帮忙。因为她知道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几率不会答应,不仅如此,木河还要忍气吞声。

“不行。一定要去。我就是有点紧张,可能等下就好了。”害怕是以生具来的感官也是自己无法面对的,她知道自己对于夏家唯一的念想就是夏博易。

“如果实在面对不了,我们就...”

“没事的,我可以。”

门铃响了很久,才有人来开门。开门的可能是刚来的,至少她以前没有见过。不然不会如此安静亦平静的进门了,可这都是暂时的。

“你说这人都去哪里了,怎么静悄悄的,自从夏叔叔去世了以后,夏氏就是你那个名义上的弟弟夏旭昊在打理,但是他毕竟太年轻实在是经不住那些老家伙的折腾。可以说是一个有名无权的管理者吧。”

除了夏博易,在夏家唯一对她好的就是夏旭昊,但是他太年幼了,她自己都不能保护好自己只能让自己远离他,不被她波及到就很好了。“那昊昊他现在怎么样了?”

“放心,毕竟他手上有大部分的股份,没有什么合法的理由的话谁也不能动他,但是那些老家伙就借由他还年轻的借口说他们暂为代理,而夏旭昊就被美名其曰的送出国进修了。其实就是不想让他插手夏氏的任何事情,慢慢给他架空掉。”

“只是他健康就好。”

“你们是谁?”一个蓝眼晴身穿休闲的运动服的小男孩本来是过来捡球的却看到她们两个,就发问了。

谁知道这里还有一个这么可爱的混血小宝宝,安安瞬间就被小男孩的颜值给打败了。“小朋友你叫什么啊?家里的大人呢。”而木河却想起了自己远在墨尔本的小夕。

“我叫Joni,你们是来找我爸爸妈***吗?他们有事出去了,只有我在家。”小男孩很有逻辑调理的回答静安的问题,就是讲话的调调不怎么好听就是了。

“木木,我们真的没找错地方?”安安并不觉得夏家会有这么可爱的小孩。

“额,没错啊。我怎么可能会连自己住了那么久的地方都忘记。”木河确信自己没有搞错。

两个人都蒙了,有点搞不清楚状况,看到刚才给她们开门的女佣,就上前询问清楚。这才知道,她们真的搞错了,这里已经不是夏家了,已经卖给了一对美国夫妻,所以才会有刚才那幕。“走吧走吧,我们先回去,然后再找下看他们现在住在哪里。”

静安本来做好准备要进行一场恶战的,没想到却杀出个程咬金?不过她也松了口气,她是见过那个老巫婆的,那可是个超级难打的大BOSS。

总之,本应该发生的恶战没有出现,她要好好的去吃一顿来犒劳自己一下。但木河并没有为此感到一点开心,心情更凝重了。面对美食也没有吃多少就回家早早的休息了。又不是第一天认识她了,安安很识相的没有再说夏家的事情。不怎么响起的手机铃声居然响了。“喂,哪位?”

“咳咳,我。”

“你是谁?”

方皓宇只觉得自己为什么要打这个电话,分明是找虐啊。“咳咳,我是方皓宇。”

刚说完名字,电话就挂断了。“切。”没错,她是故意的!

“喂?喂?挂我电话?”再拨过去。“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连续试了几次,都是这样,他炸毛了。这明显就是把他拉黑了啊。“洛静安,你给我等着!”


标签: 木河以南不以北 离以南 木河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