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以南木河小说完结版小说章节目录阅读

图书吧 10 0

离以南木河小说《木河以南不以北》,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这里提供离以南木河小说阅读。离以南木河主要讲述了:“安安。”木河稍微将她拉了一下,给皓宇一个说话的机会。皓宇向她投去一个感谢的眼神。“我是接到消息过来接你们的,上我的车吧。你们的不安全,更何况也不能回洛小姐的家了啊,不然媒体不就知道她住哪里了。”

离以南木河小说完结版小说章节目录阅读-第1张图片-图书吧推荐指数:★★★★★

《木河以南不以北》精选内容:

今天的天气并没有像昨天那么好,灰蒙蒙的,随时都有可能倾盆大雨的样子。

本来说好安安今天要陪她一起来的,可是一大早的,她知道安安起不来,就自己一个人来到了墓园。一开始在来的路上还没有下雨,可是到了墓园就能感受到有蒙蒙细雨了,下的密还急。幸好她早有准备,带了伞。

由于是凌晨,墓园都没有什么人。她独自一人在墓前发呆了很久,什么话也没说,只是静静的看着,许久,才打算离开。还没出墓园,大老远的就看到两个黑色的人影,虽然她很不想承认,但是她不得不说自己对于他的感觉却依然那么强烈,哪怕没有看清脸庞,只是一个背影的轮廓她都能知道那个人就是他,那个让想恨却又恨不起来的他。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此刻她并不想在这里和他相遇,转身,换了一个方向,不再回头看去。即使他发现了,她想他也不会追上来的。

“以南,刚才那个背影很像...”方皓宇不敢相信,试图从他的嘴里得到证实,没想到得到是更让她震惊的消息。

“是她,她回来了。你没有看错,她回来的第一件事肯定是先去看夏博易,所以在墓园碰到没什么好奇怪的。”他一字一句的解释,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是在说无关紧要的人的事情。

“你早就知道了?你没事吗?你不是找了她很久,当初的死亡报告你不是怎么都不信吗?如今她出现在你面前了,你居然在这里和我说这个?”方皓宇就不淡定了,一个原本出现在死亡报告上的人,现在突然活了。他当然不淡定了,但是他没想到离以南却是早就知道这个消息没有告诉自己。

“既然知道她还活着就好了,只要她过得好就行了。走吧。”

“诶诶诶,你不去看伯母了吗?”方皓宇赶紧追上去。

“原来你根本就不是来看伯母的,分明就是冲着她来的啊。”他一边开着车才知道离以南的用意,要知道他可是一大早就被他挖起来,而前一天晚上他凌晨四点才睡的,这怎么吃得消。

“开慢点。不要被发现。”大老远的看到她还在公交车站等车,就让皓宇降低车速。

委屈只有方皓宇的份,你能想象把一辆布加迪威龙开成自行车的速度吗?不对,比走路还慢啊。“我说,你就不能别折腾我?你这样还不如下车走路啊。三年前你为了追夏木河,我每次都被你当成奴才一样使唤,现在你还是这样,离以南你就承认吧,你这一辈子都要栽在这个女人手上了。”

“闭嘴。你如果还想要假期的话。”他知道用什么办法可以一次性堵住皓宇的嘴。

本来下的只是小雨夹带着微风,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要和木河作对,穿着微薄衣服的她在那等公交显得弱不禁风,感觉风一大就要把她吹走了。公交也迟迟不肯到来,她无奈之下只能两手抱着一直来回的搓着。

任谁看了这一幕,都会于心不忍,但是离以南足足看了三分钟都不肯动。他说服不了自己却又抗拒不了自己的内心,想要将她抱入怀中紧紧的输送自己的体温。

时间是会改变一个人的,如果说是三年前的她,她或许会软弱一些,但是如今她不会,也不敢。因为她不能倒下也不能向谁示弱,她还有小夕要照顾。她将自己身上所有能取暖的东西都抱紧了,不能让自己倒下,但是她低估了自己也低估这场大雨。最终她还是撑不住了,视线渐渐模糊,她隐隐约约记得自己并没有想象中那种倒下的疼痛感,反而是倒向了某个人的怀里,她不知道是谁她也看不清对方的样子,但是那股熟悉的味道却让她不自觉的皱眉了。是的,那股淡淡的青草味混着他定制的香水味,她想她这一辈子都不可能会忘记。

“滴,滴,滴。”床上的人已经睡了两天都没有醒过来,医生也是急的要死(毕竟某个人发话了,如果今天她还不醒,就要找人拆了这家医院。)

“咦,木木醒了!木木醒了!”洛静安的声音可真不是盖的,响得替国家省了喇叭资源。医生们一个个冲进病房,仔细的给木河检查了一遍,确认没什么问题了,才一一散去。

她以为,自己醒来能够看到她以为的那个人,可是事实并没有如愿。才刚有些力气,都别洛大小姐的狮子吼给吼没了。“安安,是谁送我来医院的?”

“额。木木你饿不饿啊?我去给你买点吃的。”行动比说的话还快,脚都已经一半在门口了。

“站住。是他对不对?”本来她也只是想验证自己的想法,现在从静安的表现就更加确信了。“唉。没关系的安安,我没事。我知道你还有和他联系,请你替我转告他,谢谢。我想喝小米粥。”

谢谢?这种客气又陌生的字眼居然用在了离以南的身上,大概都能想象到他听到这两个字的反应了吧。我想应该是那种想发脾气却又无奈的心情吧。安安也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没用,既然木河都已经知道了,她只能乖乖的去给木木买小米粥了。但还是没忘了给某人回电,“喂,木木醒了。离以南,我告诉你,你要是个男人就大大方方的,别总是让我给你做这种事情。真是看不惯你们。”

“额。洛小姐?我是方皓宇!”

“……”

这下两人都尴尬了,一个因为自己失态了而后悔中,而另一个却是替某人接了电话被骂了一通而懵逼中。

“咳咳,那个我等下会把洛小姐的话原封不动的还给离以南的。请放心!”最后还是皓宇先开口,怎么说自己也是个男人。

你以为洛静安会尴尬到不知道说什么?你以为她会为了挽回自己那渺小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面子而不知所措?错!我们洛大小姐从来没有这种顾虑!!!“方皓宇是吧,你这种跟在离以南身边的人也好不到哪去,你不仅要把我刚才的话原封不动的转达给离以南,也要审视一下自己。算了我看你们都是一丘之貉,审视也没用。”不给机会的安安,直接就挂断了电话。其实她还是有些心虚的,她对这个方皓宇其实不熟的,但是在自己出席活动的时候见过几次。不过那都是活动上看到,在那种场合下人渣都会打扮的有模有样。最后还是用着不着调的理由说服了自己???

“木木,真的要这么快出院吗?医生说你的体质很弱,要多观察几天。”

“不用了,我没事。你快去办理吧,我在家里休息也是的,没必要住在医院,而且我真的不喜欢药水味你是知道的。”

她知道木木是因为三年前的事情才会对医院如此的敏感,再加上小夕从出生到现在也没少和医院打交道,木河对医院的反感就更是强烈了。“好,那你等我一下,我去办理出院手续。”

“诶,你听说了吗?离总裁前几天在医院发了大火,院长都亲自过来赔礼道歉。”

“真的吗?哇,离总裁是因为什么事情啊?”

“唉,具体的我也不知道,据我所知好像是跟108病房的病人有关。”

“看来关系不扉啊。”

“是啊,谁知道呢。”

安安走的时候忘记把门带上了,正在收拾东西的木河正好听到了这两个小护士的对话。原来,原来他还会因为自己而发脾气,呵,真是可笑。“木木,我办好了。我们走吧。”

安安并不知道她听到了什么,只知道回来的时候木木的脸上并不高兴。

这时,两个人都不知道即将面临的是什么。

“请问夏小姐您和离总是什么关系?”

“有人说您是离总的地下情人,是真的吗?”

“听说您这次住院是因为流产了,能不能和我们说下具体的情况?”

“...”

“...”

两人还来不及反应就被这媒体的问题给围攻了。

不知道是谁的眼睛贼亮,不光盯着木河看,还发现了在她身边的洛静安。“是洛静安!”

“请问洛小姐您和夏小姐是朋友吗?”

“请问您是夏小姐和离总的介绍人吗?”

介绍人?What?什么叫介绍人,那么难听的。

“咳咳,你们都听好了,我不管你们是从哪里听到的小道消息,你们现在所说的一切我都会录音下来,到时候别怪我发律师信给各大媒体朋友们来告你们诽谤。”怎么说安安也是明星,这种场面也不是第一次见了,她刚出道没多久的是就走红,一堆媒体为了找她的黑料没少给她泼脏水。

虽然这些媒体人都是毫无底线的比较多,但毕竟谁也不想得罪洛静安,作为现在当红的流量顶级明星,得罪了她不是和自己过不去嘛。本来还围的水泄不通的有人自觉的把路让开了。

“咦,你们???”方皓宇刚接到电话就马上跑过来了,本以为自己可以充当一下骑士??结果却看到洛静安抓着木木从人群中出来。

本来只是听说,现在看到皓宇匆忙的赶过来,就算自己再怎么不想承认也不得不确信自己那天果真没有看错。

“你怎么跑过来了,你是闲还不够乱吗?你这个时候出现那些媒体又不知道要怎么写了。”安安先发制人。

“喂,洛小姐我拜托你,能不能给我一个说话的机会?”

“安安。”木河稍微将她拉了一下,给皓宇一个说话的机会。

皓宇向她投去一个感谢的眼神。“我是接到消息过来接你们的,上我的车吧。你们的不安全,更何况也不能回洛小姐的家了啊,不然媒体不就知道她住哪里了。”

“切,知道的还真快啊。”这话当然是故意说给他听得,毕竟他来的时候她们已经自己解决危机出来了。

“呵呵,不好意思啊。”木河也不是没有眼力劲的人,没有扭捏就直接跟着他走了。

“我也不知道是谁把消息走漏了,不过我已经再查了。这段时间你们就先住在这里,吃的喝的用的倒是都有了,你看下你们还缺什么告诉我,我去买。”车子在一幢很偏僻的别墅前停下来。

“哇,真不愧是离总裁,这幢别墅市值不便宜啊。”安安深知这里的房价,毕竟当初她也看中这里了,不过这里的价格还不是自己能承受的,所以只好退而求其次选择了现在的房子。

“哪里哪里,要是洛小姐喜欢就送一套给你?”

不知道是开玩笑还是当真,反正安安当场就愣在那里了。

“安安?”虽然她不知道这里的房价,但是看样子也能知道价格不菲,别说安安愣住了,她也是。

“快走快走,我们去看看后面的花园。”

“哇~”

“这里还有这个耶。”

“……”反正接下来的时间里就是安安抓着方皓宇把整个别墅好好的参观了一番,嘴上的声音也是叽叽喳喳个不停。你说为什么不是抓木木,因为她刚刚出院,所以只好方皓宇作陪了。

“你可真是精力充沛啊。那个我还有事情,就先走了。有什么事情再给我打电话。拜拜。”他要马上撤了,他不敢相信自己再待下去又会有什么事情发生。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的好。

“你等下,让我先喝水缓一下!”

“……”

“我已经带她们去茗园住了,至于媒体那边我也全部拦了下来,明天不会出现任何新闻,也查到是医院的一个小护士不小心说漏嘴给她男朋友听了,她男朋友是匠鑫乐报的记者。”

“我不想看到他们还在现在的岗位上。”

“不是。我说你这样会不会有点狠?”

“我不说第二遍。”眼神秒杀!很好,皓宇不敢再说什么了。

“行吧行吧,我算是知道了,只要是和她沾边的事情你从来没有理智过。我先走了,累的要死,你自己也早点下班吧,明明没什么事情还非要待在公司。”他也知道离以南是怎么说都没用的,所以只是随口一提。

彼此都不知道这次的事情究竟是好还是坏,三年了,她整整用了三年的时间去让自己忘记那些过去,而他却等了她整整三年,那些所谓的仇恨早已忘却,这一世他不想让自己抱有遗憾。


标签: 离以南 木河 木河以南不以北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