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洋罗昕免费小说徐洋罗昕全文全章节免费小说阅读

图书吧 9 0
小说《徐洋罗昕》讲述了徐洋罗昕的故事作者是凌晨0点。小说精彩节选:“可她手断了呀!”我说。话又绕回去了,但阴十二并没有在此和我争辩下去,他淡淡地说:“断没断手,我得回去亲眼看一看才能确定。”
“可她手断了呀!”我说。
 
话又绕回去了,但阴十二并没有在此和我争辩下去,他淡淡地说:“断没断手,我得回去亲眼看一看才能确定。”
 
我觉得他是不信我说的话,可温如歌就是在我的面前断了手,这件事我是绝对不会记错的!
 
心里虽有些不悦,但我还是听阴十二的安排,下山暂时找个住宿点,等天亮后再找车回家,可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到了山脚下,顺利找到宾馆之后,阴十二竟然把徐洋丢给我,就消失不见了!
 
我整个人很懵逼啊!
 
我就一普通小女孩!
 
你竟然把一个那么凶恶的、还想要找我索命的厉鬼交给我?万一他跑出来怎么办?
 
就这样,我一手拿着徐洋的封印瓶,一手拿着阴十二留给我的鞭子,一个人傻呆呆地坐在床上,感觉自己弱小、无助、可怜……
 
可我能怎么办?
 
过了半天,我缓过神来,快步走向卫生间,把封印徐洋的娃哈哈矿泉水瓶往洗手池里一扔!
 
“行了哈,徐洋,念在咱们过去的交情上,今晚你就在厕所里待着吧,好好改造、好好做人……做鬼!别逼我用鞭子抽你哈!”我仗着手里有阴十二留下的打鬼鞭,壮着胆子冲徐洋说了这么一句,就赶紧把卫生间的门给关上了!
 
尽管这样,我一晚上还是无法入睡,总担心徐洋会挣破阴十二的封印,冲出来杀了我!
 
于是这一晚上我就卷着被子,苦苦煎熬地等待着天亮,直到一缕晨光穿过窗帘的缝隙,我这才松懈下来,慢慢地睡了下去……
 
……
 
也不知睡了多长时间,我突然被一声尖锐的声音给惊醒了!
 
那是一个很奇怪的声音!
 
不像是人叫的声音!
 
但我就是醒了!
 
我翻身坐起来,只见一阵厉风扑面,瞬间就呼啸而过,窗帘噗噗作响,小杂物被刮到在地上哐哐作响,似乎有什么东西闯出去了!
 
等一切风平浪静,我听到一个孱弱的、近似于哭的声音:“救、救我……”
 
我顺着声音看去,只见卫生间透出光,一个人吃力地从卫生间里爬了出来,努力地向我求救。
 
是这家宾馆的女老板!
 
昨晚来时见过的。
 
我赶紧起床,为了预防万一,我把阴十二的鞭子也拿上了。
 
我走到门口,当我看到女老板的样子时,整个人都呆了。
 
她躺在血里。
 
不,应该说,她的下半身不见了,鲜血流满了整个卫生间的地板!
 
再一看,我先前丢在洗手池里的矿泉水瓶已经被打开了,不用多想也知道是谁打开的!但是为什么老板会出现在我房间的卫生间里面呢?
 
“救我、救我……”女老板拉着我的裤脚,哭道。
 
我马上点头:“我马上打120!别急呀!”
 
说完就赶紧跑回去,拿起房间里的电话打120。
 
求完救后,我有点慌、有点懵,傻了几秒钟才想起来卫生间里还有一个可怜人,赶紧抓了床单走过去,盖住她的身体。
 
面对这种情况,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想着先帮女老板止血再说。
徐洋罗昕免费小说徐洋罗昕全文全章节免费小说阅读-第1张图片-图书吧
人的重要器官都集中在上本身,只要不让血流失太多,也许……也许能在救护车赶到这穷乡僻壤之前,保住一条命!
 
当我严严实实到捂住女老板的伤口时,她的脸色已经变得很苍白了,看样子,意识已经不清醒了,我只能不断地和她说话,吊住她的意识,免得她撑不到救护车来。
 
我问她:“你怎么进我房间的?”
 
她吃力地说:“每天……中午……12点……我都来……打扫……我以为……你出去……了……”
 
“你进来没看得到我吗?”
 
“没有……”
 
我这才想起来,我因为太害怕,所以睡觉的时候是抱着被子睡的,从外面看起来就是床上一个大鼓包,而看不到人在。而我又睡得沉,女老板来敲门的时候,我没反应,她就更以为房间里面没人了,就开始打扫了。
 
我问她究竟发生了什么?
 
她现在很痛苦,说得不是很清楚,但大概意思就是她先打开厕所门,先收拾厕所,替换上新的洗漱用品,这时候,她就发现了瓶子。
 
她也不知道怎么的,鬼使神差,就打开了那个瓶子……
 
悲剧就发生了。
 
而且发生得很快,她只觉得腰身一痛,便像是脚下踩了空,直直往下坠去,可等落了地之后,她才明白这哪是脚下踩了空,而是她的下半身没了!
 
抬头。
 
她看见了此生最可怕的画面。
 
她的下半身,在往外跑!
 
说到这里的时候,她的声音渐渐地弱了下去。
 
我担心她死了,探了一下她的呼吸,手指感受到她的气息,这才松了一口气,继续抱着她,鼓励她撑下去。
 
可她,似乎已经听不进我的声音了。
 
我呆了一会儿。
 
突然间,头脑无比的清醒。
 
不对,我在这里做什么?
 
我不是医护人员,我不会救人!我尽我所能去帮女老板止血,可我不知道这样做究竟是不是正确的做法,这也许是对的,因为她还有呼吸还会心跳!
 
可我不知道她能撑多久,是否能撑到救护车来。
 
万一她撑不到,她死了呢?
 
那这里就是妥妥的命案现场,我是这房间的客人,房间里没有任何监控摄像头可以证明人不是我杀的!
 
我必须得马上离开这里,不然我说不清、洗不白!
 
而就算女老板撑到救护车来了……
 
唉,这也是奢望。
 
没有下半身的人怎么活?
 
我不能指望一个将死之人为我作证,甚至就算她侥幸借助发达的医学技术活了下来,她也不可能和世人说清楚自己的下半身是怎么没的。
 
——“我的下半身自己跑了!”
 
这话,说出去,有谁信呢?
 
我的头脑从未有过像现在这样的冷静和清晰。
 
我知道我必须马上离开这里,才能从这种说不清的命案中逃离出去。
 
于是,我冷静地打扫了房间,把自己触碰过的地方都擦了一遍,希望昨夜来时没触碰多少东西,所以收拾起来还是比较轻松的。


标签: 徐洋 罗昕 徐洋罗昕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