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翼苔婀妾从秦朝来完整版小说全本阅读

图书吧 7 0

《妾从秦朝来》小说讲述虞翼苔婀之间的故事,这里提供虞翼苔婀妾从秦朝来阅读,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小说精彩节选:村民们是带着寻出个蛛丝马迹的愿望去的后山,现在集体失望而归,什么也没找着。当然,他们迎回了敢深更半夜起来捡孩子的刘校长。要不是刘校长,他们昨晚上是没有睡觉的福气的。只是,这层意思只能在心里藏着,不提为好。

虞翼苔婀妾从秦朝来完整版小说全本阅读-第1张图片-图书吧推荐指数:★★★★★

《妾从秦朝来》精选内容:

“去哪里了,我都不嫌你手脏了,既然喂了就要喂饱。”虽然有些许的米汤进肚,可苔婀还是发不出任何一点声音。

转念一想,她便老实呆着;如果一个婴儿会说话,那好不容易被捡回来,不又得找个更没人的地方扔了。

难受,苔婀想哭。孟婆这是有多伤心,出了这么大的偏差。没回到婀城虞翼身边,被吹到荒山野岭中任人拿捏。

要不,再回去找孟婆重来一次?可孟婆伤心又伤身,生无可恋的样子,没有几千年功力难恢复。再来一次也不能保正不再失了准头,万一运气不好,孟婆一个不小心,给她扔回几百年前,哪不得悔断肠。

其实,被扔到了婴儿身上,没被路过的动物吃了也是万幸;世事都往好处想,才有心气存活。苔婀决定且先活着看看行情。

村民们是带着寻出个蛛丝马迹的愿望去的后山,现在集体失望而归,什么也没找着。

当然,他们迎回了敢深更半夜起来捡孩子的刘校长。要不是刘校长,他们昨晚上是没有睡觉的福气的。只是,这层意思只能在心里藏着,不提为好。

走在人群中间的老人发白头发,清瘦矍铄,一脸皱纹,目光却炯炯有神。他就是刘校长。

见猴娃还把着门,刘校长镜片后的眼神里有一丝赞许之色。

上了石板台阶,站在屋檐下,回身扫了一眼院子里的人,刘校长才用不急不缓的男中音说:“我已经养了猴娃,没有能力再照顾这个小女娃了。村里有谁愿意收养的?当然,最好能是女人收养她。”

突然好安静。谁会愿意要一个来路不明,半夜啼哭的女娃。

“我行吗?”竟然是神婆。她把手举的很高、很直,因为周围的眼光似乎带声的“唰唰涮……”射过来,她的手慢慢往下落着,似乎有很大的力量在往下拽她的手,她却在用尽全力不让自己的手放弁这个举手的姿势。好在,她有一米六十五公分左右,手落下来一些,也能让站在台阶上的刘校长看得见。

这时,一个五十多岁,身材魁梧,皮肤幽黑,大眼浓眉的中年男人迈上石阶,站在了刘校长身边,问:“还有别人愿意的吗?”

问话的是村长,他希望还有人能站出来;因为大家都知道神婆是天刹孤星的命,十多年前克了夫与子,从此一个人生活。

且神婆并不能通神,家境属于村里贫困阶层,只能算是勉强度日。她只所以被称为神婆是经常说一些其他村民不敢说的话,过不久就能应验。时间久了,村民都叫她神婆,反而鲜少有人记得她的名字。

此时神婆竟然站出来认养这个孩子,出乎所有人预料的同时,大家还普遍觉得神婆没有能力和福气带大这个孩子。

只是村长这一问,谁也不想招这么个有争议的麻烦孩子回家。当然,沉默是金,沉默为上策。

山里的人表达方式,近似又特别。有时候沉默代表同意,有时候沉默代表反对;至于什么时候是代表什么意思,完全取决于问话人的态度、意图和水平。

好一会儿,都没有人回应。

因为大家都沉默,猴娃的声音显得特别响亮。“爷爷,咱们留着妹妹吧。我以后吃饭只吃一半,另一半给她吃。”

回头看了看依然站在门槛上的猴娃,刘校长回复:“养妹妹不是有一口饭吃就行的。妹妹需要有个妈妈带。别舍不得,她被谁养,都在村里,以后还是你的妹妹。”

“就由神婆养,大家有意见吗?”村长这又大声问。见没有人回答,他就说:“无人反对,就这么定了。”

于是,苔婀有了一个名叫神婆的妈妈。

这世界有很多事是可以选择的,唯一不能选择的就是自己的妈妈。苔婀明白这个道理,也就欣然接受了。总之,苔婀运气还是不错的,来这第一天就有神婆妈妈了?苔婀这下完全可以放心的睡了。

神婆从屋里抱出苔婀时,有很多人围上来看。

七嘴八舌的议论变成了夸赞:“这孩子长的真是好看呀。”

“是呀,睡的这么好。”

“对哦,睡着了都是一脸笑。”

“好看,咱村还没出过这么好看的娃。”

“上天送给我的福禄。”神婆很自豪,这就往家走,生怕有谁反悔,她再不能当这娃的妈了。

看着神婆离去的背影,村妇一说:“这娃给她也好,省得她孤独终老。”

村妇二:“也是的,她那克万物的命,可能只有这来路不明的娃,能在她身边长大。”

“你们都说些什么呢?嘴上要积德?”说这话的是刘校长。

看出来,村长是很尊重刘校长的,赶紧跟上话:“别胡说了,这热闹看够了,大家都散了吧。”

村民陆续散去。

村里的孩子留下了,这刘校长家就是村里的学校;热闹看完之后,这还是要照常上课的。

虽然感觉一颠一簸的,苔婀迷迷糊糊听到了跑调的歌声:“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孩子像个宝。”

这是妈***声音,苔婀心里乐的,可是昨天晚上把体力透支的太多,现在醒了一下,偷乐了一会儿,又睡着了。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苔婀是醒了吃,吃了睡,总算把精神头养好了一些,不过她还是不能起来,拼了老命,也就能翻个半身。

妈妈没有奶,却是很上心的做着汤,小米汤、大米汤、香菇汤、腊肉汤……各种汤。

在这些汤的滋养中,苔婀很快就能坐起来了,然后慢慢会爬了。来年开春,她竟然能扶着东西走路了。当然,她也会叫妈妈了。

她记得第一次能叫出“妈妈”这两个字时,妈妈腊黄的脸上突然就阳光普照,一脸的笑;接着一把楼苔婀紧紧的,然后语无伦次,说了一大串的类似苗语。

自认为带着几千年剑灵的苔婀,觉得自己没有哪里的方言是听不懂的,可是她没有听懂妈妈在喜悦里到底说了什么。

看来,社会在用凌波微步发展,每一世都有新东西需要学习,要不然就跟不上人类步伐了。


标签: 虞翼苔婀 妾从秦朝来 苔婀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