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王妃这个王爷我要了(江袭月宫晟轩)完结版小说阅读

图书吧 5 0
今天的小说《神偷王妃这个王爷我要了》,是辣椒女王写,该书主角江袭月宫晟轩,精彩内容节选:这白莲花来这里无非是冲着他来的,她倒是看看,他怎么处理。没想到宫晟轩只是眉毛一挑,脸上竟然是一副看好戏的表情,“全听爱妃的。”江袭月咬了咬后牙槽,心里给了他个‘呸’既然这朵白莲花执意留下,那就让她留下便是。

神偷王妃这个王爷我要了(江袭月宫晟轩)完结版小说阅读-第1张图片-图书吧

神偷王妃这个王爷我要了

神偷王妃这个王爷我要了 第二十一章 白莲花来访

“你……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受到恩宠?”如夫人脸色发白,声音略略有些颤抖道。
 
这一直是她藏在心里面的秘密,就连她的长姐都不知道,她怎么知道的?
 
“你不要觉得难堪,因为妹妹我也不曾受过恩宠!”柳夫人找了把椅子坐下,声音有些凄凉道。
 
如夫人一愣,不可置信的盯着柳夫人道,“你说什么?你……”
 
柳夫人冷笑,原本让人怜惜的美丽容颜此时却满是狰狞,她道,“别人都说我们两个不会生育,进府两年,却不曾为王爷生下一儿一女,可谁会想到,我们两个进府两年,却还是完璧之身,王爷连碰都不曾碰过我们!可那个女人,明明进府不到一个月,王爷却经常宿在她那里,姐姐,我们隐忍两年,不曾想却为旁人做了嫁衣。”
 
如夫人脸色一变,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后踉跄了一步,不得不说,这位刘夫人虽然往日里狐媚,不过看事情却还是很透彻的。
 
“那你说这绣花……”
 
“姐姐好好想想,王爷找人让你绣花的时候,你正在干什么?”
 
“我……我在柴房!”如夫人咬着唇,有些不甘心的说道。
 
她万万没想到,王爷第一次主动找她,却是为了那个女人。
 
“这就是了,王爷是怕你找那个女人的麻烦,所以才会给了你这绣花的差事,不过姐姐若是绣不完……”
 
刘夫人说到一半突然就有不说了,只是望着如夫人房中那盆茶花‘哧哧’的笑。
 
如夫人被她笑的头皮发麻,可还是忍不住问道,“若是绣不完会怎么样?”
 
“若是绣不完。王爷就有给你定罪的理由了,到时候也算为那个女人抱了仇了。”
 
“你胡说,王爷不会这么待我的。”如夫人后退一步,身子略略有些颤抖的说道。
 
这不可能,王爷平日里虽然待她不算亲热,却也相敬如宾,怎么会……
 
“姐姐若是不相信可以尽管试试?对了,还有一事,姐姐可知,王爷那日为什么会将王妃关入柴房?”
 
如夫人一愣,“为……为什么?”
 
“因为王爷是怕他若不惩罚王妃,皇后娘娘定不会这么轻易的饶过她的,到那时,可就不是关柴房那么简单了。”
 
如夫人仿佛被人突然浇了一盆凉水般怔怔的站在那里,一双好看的丹凤眼里,有失望,愤怒,还有浓浓的嫉妒。
 
凭什么,那个女人凭什么得到王爷的宠爱,她不过是丞相府一个不受宠的傻女,这样的女人,又怎么能配得上王爷?
 
不行,她一定不能让她得逞,一定不能!
 
‘阿嚏’房间内,正准备给宫晟轩盖被子的江袭月突然打了个喷嚏。
 
宫晟轩摸了摸自己脸上的口水,阴着脸道,“拿巾帕来!”
 
江袭月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忙将床头的巾帕递给宫晟轩,然后还下意识的倒退了两步。
 
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在这个时候骂她,害的她得罪了这位爷。
 
“斟茶!”
 
“来了,王爷稍等呀!”
 
江袭月说完突然就意思到,自己身上的奴性越来越重了。
 
想她出生在堂堂华夏大国,听着**思想长大的,怎么穿越到这里不到三个月,怎么就有了奴性呢?
 
“还愣着干什么?”清冷的声音响起。
 
江袭月一听,慌忙斟了一杯茶递过去。
 
她奶奶的,她不过是抢了他一次被子而已,这位爷倒是好,竟然就让她服侍他,还说什么,他的病因她而起,也应该由她负责,听得屋里的下人个个都张红了脸,脑海里纷纷猜测她是如何让王爷着了风寒的。
 
想到这,江袭月不由的皱了皱眉毛,想她一世清名,就被他毁了。
 
“小姐,午膳好了。”春柳在一旁轻声道。
 
江袭月想了想,看着躺在床上的宫晟轩道,“王爷,午膳好了!”
 
“端进来!”
 
“是!”
 
片刻之后,几个小丫鬟就端着各式各样的佳肴放在了桌子上。
 
江袭月睨着宫晟轩不打算起来的模样,只好认命的问道,“王爷,你想吃什么?”
 
“清淡一些!”
 
江袭月‘哦’了一声,先给宫晟轩舀了一碗汤,喂给他之后,这才又夹了一些青菜慢慢的喂给他。
 
宫晟轩则坐在床上,一双眼睛冷冷的打量着江袭月,仿佛江袭月哪个动作做的不合他心意了,就直接把她掐死。
 
一顿饭喂下来,江袭月的衣服都被汗打湿了。
 
春柳则在一旁低声问道,“小姐,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这大冬天的,小姐怎么会出了这么多的汗?
 
江袭月很想说她是看见宫晟轩不舒服,可她怕宫晟轩直接把她掐死,只好道,“没有,就是有有点热!”
 
春柳看着门外屋檐下挂着的冰凌,实在想不通她家小姐怎么会热?
 
到了晚上,宫晟轩的身子终于有了一些好转,江袭月原本以为他会去别的地方睡觉,可谁知他双臂一伸,冷着声道,“伺候本王就寝!”
 
江袭月很是无奈的看着他,总觉得自己这个挡箭牌要当到底了。
 
整整一个晚上,江袭月为了防止宫晟轩再被自己弄感冒了,吓得一整晚都没敢闭眼睛,到了清晨,所有的人都醒来了,只剩先江袭月一人望着旁边坐的端正的爷,脸上是一副生不如死的模样。
 
此时那位爷也在看着她,脸上依然是一副想要捏死她的表情。
 
就在这时,门外一个小宫女突然匆匆忙忙走进来道,“王妃,丞相府来人了!”
 
江袭月没什么好气的说道,“谁?”
 
“来人自称是王妃的妹妹,叫江盈盈!”
 
江袭月看着宫晟轩一眼,却发现他的眉毛微微的挑着,脸上的表情有些阴郁。
 
“让她进来吧!”
 
“是!”
 
片刻之后,一个下人就带着江盈盈走进来,今日的她穿着胭脂色的及胸襦裙,外面披了一件长长的白色狐裘,发间插着一支镂空飞凤金步摇,每每走动时,那步摇就轻轻摇摆,说不出的矜持美丽。
 
只见她上前一步,盈盈下拜道,“臣女见过王爷!”
 
宫晟轩睨了她一眼,漫不经心道,“起来吧!”
 
“谢王爷!”
 
“听说王爷病了,我爹让臣女拿了千年的野人参给王爷补补身子,也来看看大姐!”
 
江盈盈从袖子里掏出一个盒子道。
 
春柳一看,忙接过那个盒子。
 
“几日不见,长姐的气色倒是好了许多。”江盈盈打量着江袭月的脸色,笑着说道。
 
江袭月看着她眼睛里如火般的嫉妒,声音略略加了几分妩媚道,“妹妹说的对,你姐姐我,在这里过的的确不错!”
 
最起码比在丞相府好多了。
 
“那日听说姐姐遇袭,可有受伤?”江盈盈上下打量着江袭月,轻声道。
 
江袭月笑了笑,想着这些人的演技要是不去当个演员,还真是可惜了。
 
“托爹爹的福,我还没死,不过那个刺客倒是死了!”
 
江盈盈脸色一变,忙低下头道,“姐姐定是误会什么了,爹爹知道姐姐受伤之后,日日夜不能寐,几日之间就廋了许多,爹爹若是听见姐姐这样说,定会很伤心的。”
 
江袭月冷笑一声,不想再跟她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于是转了话题道,“你来此可还有别的事情?”
 
江盈盈仿佛被江袭月吓到一样,小心翼翼道,“爹爹说如今马上就要年下了,王爷又着了风寒,爹爹怕长姐会累着,特意让我来帮助长姐。”
 
江盈盈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就知道她此次来没按什么好心,原来是来撬她的墙角来了。
 
“府里下人颇多,用不着妹妹,再说妹妹怎么也是丞相府的二小姐,怎么能让妹妹做那些下人的活。”
 
江袭月话音刚落,江盈盈就上前一步道,“姐姐可是忘了,姐姐以前生病的时候,可一直是妹妹在照顾姐姐,妹妹不怕苦的,无论什么都做的!”
 
江袭月冷哼,脸上的表情亦加了几分嘲讽,没想到她还有脸提以前的事情,若不是有她这么一个好妹妹悉心照顾,原主又怎么会死的那么快?
 
“这王府是王爷的,妹妹想在这里帮着姐姐,也得王爷同意才是。”江袭月将这个烫手山芋扔给宫晟轩,一双眼睛十分期待的看着她。
 
这白莲花来这里无非是冲着他来的,她倒是看看,他怎么处理。
 
没想到宫晟轩只是眉毛一挑,脸上竟然是一副看好戏的表情,“全听爱妃的。”
 
江袭月咬了咬后牙槽,心里给了他个‘呸’
 
既然这朵白莲花执意留下,那就让她留下便是。
 
想到这,江袭月脸上堆起一个十分灿烂的笑道,“既然如此,那妹妹就留下吧!对了,膳房这几日刚好缺人手,妹妹就先去那里帮忙吧!”
 
江盈盈一愣,还准备说什么,就看见江袭月拍了拍她的肩膀道,“我知道妹妹能干,想来妹妹会干的很好的。”
 
江盈盈抬起头狠狠的瞪了江袭月一眼道,“一切都听姐姐吩咐。”
 
江袭月笑了笑,顺手拿起一个糕点道,“对了,王爷还没有用早膳,麻烦妹妹给端来!”
 
江盈盈一听是给宫晟轩端早膳,忙高兴道,“好!”


标签: 神偷王妃这个王爷我要了 江袭月宫晟轩 江袭月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