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神偷王妃这个王爷我要了江袭月宫晟轩小说全章节目录阅读

图书吧 64 0
辣椒女王写的《神偷王妃这个王爷我要了》,主角为江袭月宫晟轩,小说剧情精彩丰富。本书精彩章节片段:此时如夫人正在屋里绣花,只见她甚是别扭的拿着花架,十个纤纤玉指皆被扎的满是伤口。看见柳夫人进来,如夫人轻蔑的看了她一眼道,“你怎么来了?”当初她和这个女人一前一后进了晟王府,这些年,这个女人除了会装腔作势的狐媚王爷之外,着实让她看不出还有什么长处。柳夫人冷笑一声,脸上皆是嘲讽,“姐姐还真在这里绣花呀!”

(全章节)神偷王妃这个王爷我要了江袭月宫晟轩小说全章节目录阅读-第1张图片-图书吧

神偷王妃这个王爷我要了

神偷王妃这个王爷我要了 第二十章 王爷着了风寒

江袭月一愣,倒是没有想到宫晟轩竟然连这个都知道。
 
莫非在丞相府的时候,他就派人监视她?
 
可他既然今日才跟她提起这事,显然并没有告发的意思。
 
想到这,江袭月脸不红气不喘道,“王爷可知,臣妾从小痴傻,所以丞相府的下人总是欺凌臣妾,以至于臣妾常常吃不饱,穿不暖,没办法,臣妾只好学了偷盗之术,偶尔去拿些吃食什么的。”
 
宫晟轩睨了她一眼,似乎对她说的话一个字也不信。
 
可江袭月才不管他信不信,只要他不再追问她就是。
 
屋外,鹅毛般的大雪纷纷扬扬的下着,屋里却温柔如春,香炉里燃烧着上好的苏合香,炉火里偶尔会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紫檀灯下,宫晟轩正拿着一本书侧目看着,他的脸棱角分明,皮肤如同上好的白玉一般,眼睛总是半敛着,莫名的生出一种华贵清冷之意。
 
江袭月托着下巴坐在旁边的桌子上,看着灯火下宫晟轩好看的侧颜,心里却默默的想着这个人到底要看书看到什么时候才会睡。
 
又过了约莫两刻钟的时间,宫晟轩这才放下手中的书,转身朝床上走去。
 
江袭月睨着他的背影,正想着用不用再找一个桌子爬一晚上的时候,就听见清冷的声音道,“服侍本王就寝!”
 
江袭月抬头,看见宫晟轩正伸长了双臂,面无表情的盯着她……
 
江袭月只好上前替那位爷脱了衣服,服侍他躺下之后,自己也脱了外衣和中衣,犹豫的躺在了床的最里面。
 
好在宫晟轩只是平躺着,倒也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
 
半夜时分,宫晟轩突然被冻醒了。
 
此时,江袭月正将整个被子都裹在自己身上,睡得正香。
 
宫晟轩皱了皱眉毛,扯过被子盖在自己的身上。可不到一刻钟时间,就见江袭月朝着旁边一滚,所有的被子皆被她裹在了身上。
 
宫晟轩脸色一沉,“来人……”
 
“王爷有何吩咐!”一个黑衣人无声无息的出现在幔帐外道。
 
“给本王拿一床棉被来!”
 
黑衣人一愣,随即道,“是,王爷!”
 
一个时辰后,宫晟轩突然感觉有人一直在拽他的被子,他蹙眉,看见江袭月正将自己的被子压在身下,一只手摸呀摸的,摸到宫晟轩的被角后,直接一拽……
 
于是第二天早上,下人们惊奇的发现,他们向来健康的王爷竟然生病了,还是着了风寒。
 
一时间,整个王府都议论纷纷,议论的话题无非是王爷和王妃昨晚有多折腾,以至于王爷今天晚上竟然受了凉。
 
尤其是如夫人和另一位柳夫人,闻听此言后,气的差点吐血,她们两个进府多日,王爷虽然偶尔也宿在她们屋里,不过却只是规规矩矩的睡觉,任凭她们使尽了手段,也无济于事。
 
没想到这王妃不过是嫁过来几日,王爷竟然就……
 
想到这,两位夫人皆画了精致的妆容,端着炖好的补品就去了凝霜,以确定此事的真伪。
 
房间内,江袭月正很是尴尬的站在宫晟轩面前,脸上的笑比哭还难看。
 
她承认她睡觉的时候不老实,还经常抢人被子,可这王爷身子也太弱了……
 
“给本王熬药去!”宫晟轩用眼角扫了江袭月一眼,脸色铁青道。
 
江袭月一听,如获大赦般,拿起大夫开的药方就朝门外走去。
 
只要不被他阴森森的盯着,别说是熬药了,就是让她去打扫厕所都行。
 
膳房的人看见江袭月拿着大包小包的药走进来,怔了一下后,忙一起‘哗啦啦’上前行礼道,“见过王妃。”
 
“起来吧!”
 
“谢王妃!”
 
“王妃这是……”膳房总管犹豫着上前问道。
 
江袭月柳眉一竖,很是正经的说道,“王爷让我给他熬药!”
 
膳房总管‘哦’了一声,连忙吩咐人上前帮助。
 
这王爷半夜着了风寒的事情他也隐隐听说了一些,本来还想着是下人们以讹传讹了,如此看来,王爷不但着了风寒,恐怕还和这位王妃娘娘脱不了关系,否则以王爷的性子,也不会让王妃娘娘来熬药了。
 
想到这,膳房总管特意打量了打量江袭月,长得倒是挺好看的,倾城倾国的小脸,玲珑有致的身材,配他家王爷倒还不错,就是不知道她昨晚是怎么折腾王爷了,能折腾的王爷生了病……
 
大约两刻钟后,江袭月才在那些下人的帮助下,端着药回到了凝霜,谁知她前脚刚进,后脚就看见如夫人和柳夫人像是约定好了似的,皆端着一个汤蛊出现在她的房间内。
 
“臣妾见过王爷!”
 
“起来吧!”
 
“谢王爷!”
 
江袭月犹豫了一下,正准备放下手中的东西找个借口离开,可她还没有来的及行动,就听见宫晟轩冷着脸道,“伺候本王喝药。”
 
要不是因为这个女人晚上一直抢他的被子,他岂会着了风寒?
 
江袭月没有法子,只好端着药上前,吹了吹,又舀了一勺子递到宫晟轩嘴边道,“嗯?”
 
宫晟轩冷冷的扫了她一眼,这才张开嘴,很是不情愿的喝了一口。
 
如夫人和柳夫人则张口结舌的站在一旁,脸上的表情阴的跟快要下雨似的。
 
这王爷……竟然让这个女人喂药?
 
可知王爷性子清冷,一般都不喜旁人离他太近的。
 
如今这女人和王爷的距离,就差点坐王爷腿上了。
 
这边,江袭月依然不情不愿的喂着药,宫晟轩则时不时的扫她一眼,明明是互怼的场面,可在其他人看来,却是十足的秀恩爱。
 
终于,柳夫人仿佛受不了这般打击,苍白着脸上前一步道,“王爷,臣妾可是做错了什么?”
 
宫晟轩抬眸,先是瞪了一眼心不在焉的江袭月后,这才道,“夫人何出此言?”
 
柳夫人下巴微微仰着,一双大大的杏眼已经含了薄雾道,“王爷许久都不曾去看过臣妾了。”
 
宫晟轩‘哦’了一声,良久才沉着声道,“夫人多虑了,本王和王妃新婚燕尔,自是要多陪她才是,况且王妃乃父皇所赐,若是怠慢了她,父皇怪罪下来,谁也担当不起!”
 
柳夫人听见宫晟轩将皇上也搬了出来,顿时吓得不敢说话了,就连眼中喷薄欲出的泪,也硬生生的给收了回去。
 
江袭月看着宫晟轩毫无波澜的脸,心里十分的郁闷,看来她是当定挡箭牌了。
 
“王爷,臣妾看着王妃姐姐很是不情愿给王爷喂药,臣妾给王爷喂药如何?”如夫人长眉一扬,扭着腰肢上前道。
 
“不知如夫人可绣好了那块雪锦?不如拿来看看如何?”宫晟轩半敛着眼睛,柔声道。
 
可如夫人却像是被雷劈了一样,身子一怔,忙道,“臣妾这就去绣花!”
 
说完就匆忙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只留下柳夫人站在那里,目光灼灼的盯着宫晟轩,一双拳头紧紧的握着。
 
这如夫人愚笨。可她却不笨,这晟王府内什么样的绣娘没有,又怎么会轮到不会绣花的如夫人绣贡品?
 
王爷这么做,无非是想拖住如夫人,让她没有时间去招惹那个女人而已。
 
可叹她和如夫人隐忍多年,却为别人做了嫁衣。
 
“王爷,臣妾还有些琐事要做,就先告退了!”
 
“嗯。退下吧!”
 
柳夫人拘了个礼。转身朝门外走去,不过她没有回她的房间,却转身去了如夫人的房间。
 
此时如夫人正在屋里绣花,只见她甚是别扭的拿着花架,十个纤纤玉指皆被扎的满是伤口。
 
看见柳夫人进来,如夫人轻蔑的看了她一眼道,“你怎么来了?”
 
当初她和这个女人一前一后进了晟王府,这些年,这个女人除了会装腔作势的狐媚王爷之外,着实让她看不出还有什么长处。
 
柳夫人冷笑一声,脸上皆是嘲讽,“姐姐还真在这里绣花呀!”
 
“怎么,妹妹眼红了,这可是王爷交给我的差事,还说这绣花若是成了,他会拿去献给皇上。”如夫人一脸得意的说道。
 
柳夫人扫了她一眼,脸上的嘲讽越加浓烈,“不知姐姐是真傻,还是装傻,这晟王府人才济济,绣花这样的事情又何须姐姐亲自做。”
 
“那说明王爷看重我,才会让我去做这些事情,就如……王爷今天让那个女人喂药一样,妹妹可别说,你没有眼红!”
 
“说姐姐笨,姐姐还真笨,王爷让王妃喂药是真的,让你绣花却是假的,王爷只不过是怕你去找王妃的麻烦,所有才拿绣花拖住你而已,莫非你以为,王爷真的会拿你这样的绣品送给皇上?”
 
“你胡说,王爷根本不是这个意思,王爷让我绣花,定是因为看重我,你这样说……定是想挑拨我和王妃之间的关系,我不会上你的当的。”
 
柳夫人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话似的,竟扬天长笑起来,那笑容除了嘲讽之外,还加了一些悲凉,她道,“姐姐还真会自欺欺人,姐姐且看看自己绣的活,但凡是任何一个婢女,绣的花都比姐姐的好看。王爷为什么一定要让姐姐绣,莫非姐姐以为,皇上会需要姐姐你的心意?姐姐不要忘了,姐姐只是晟王府一位没有受过恩宠的妾室,这样的妾室,皇上的皇子当中,可不知有多少个。”
 
“你……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受过恩宠?”


标签: 神偷王妃这个王爷我要了 江袭月宫晟轩 宫晟轩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