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狂战神全本小说_(帝天钧韩画雪)全本大结局小说阅读

图书吧 49 0
《最狂战神》男女主角帝天钧韩画雪,是我本王少所写。精彩内容:陆地化作一片修罗战王,现场哀嚎一片,一把弯刀在华地手中旋转,霎那间,血流成河。而自始至终,帝天钧都没有回头,二十分钟后,身后的哀嚎声停止,华地满身鲜血的站在帝天钧身后,沉声道:“战王,完毕。”帝天钧点了点头,牵起韩画雪的手,踏在血流成河的陆地,穿越遍体横尸之上。

最狂战神全本小说_(帝天钧韩画雪)全本大结局小说阅读-第1张图片-图书吧

最狂战神

最狂战神 第17章

如此响亮的三大名号,随便一个拿出来,无一不让华国地震。
 
可现在,却凝聚帝天钧于一身,此时白赵两家的人面如死灰,他们怎么都没想到竟然会得罪这样一个战神级别的人物,他们想把这个消息带出去,告诉白家甚至告诉白家之上的人,帝天钧真的得罪不起,放眼华夏,有资格跟帝天钧的叫板的人,都屈指可数。
 
可他们没这个机会了,他们都得死,没有人能活着出去。
 
而在这一刻,韩画雪也以及泪留满面,自己的老公竟然是这样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是这个国家万人景仰的英雄,其身份只手遮天,地位显赫,百万军魂!
 
“天钧,这些年你受苦了……”
 
这是韩画雪唯一能说出的话,她无法想象眼前的男人到底经历过什么,怪不得他在面对南城一线世家,浑然不惧,原来他的能量这么强大。
 
帝天钧转过身看向韩画雪,轻声道:“这些年你受苦了,我说过会还给你一个盛世婚礼,就一定不会誓言,待我先手刃我父亲的仇人在另选良辰!”
 
“好!”韩画雪重重点头,名震夏国的战王婚礼,到时候一定也是一场南城大地震,而在那一天,所有人都会对帝天钧的印象改观,自己也将不会活在别人的言论里。
 
帝天钧一身军装,身拔似剑,站在白赵两家众人面前,沉声道:“我等这一天已经多时了,今日就让帝某亲自送你们下地狱,在我父亲的面前忏悔!”
 
“帝…帝先生,你作为守护子民的西北战王,怎能做出如此有辱将风的事,就不怕对你的名誉不保吗?”
 
白擎咬着牙,做着最后的挣扎。
 
 
“名誉不保?正是因为帝某还是一位军人,军职在身束缚报仇,所以在昨日已经向中心大厦递交了辞呈,过了昨天,我已经不再是西北战王,而你们能死在这身帅服之下,也是你们的荣幸所在。”
 
话闭,帝天钧朝着白擎走去,每踏出一步,地面都出现一个深深的凹陷,令人触目惊心。
 
白擎从地上站起身,连连后退,满目惊慌:“帝先生,放过我,放过我,我愿意给你白家的一切!”
 
 
帝天钧一阵冷笑:“白家?可没有值得帝某看得上的东西,杀父之仇,今日必报!”
 
突然,帝天钧扬手一挥,强大的气流怒射而出,直接将白家老爷子击飞出去,再次一口献血分出。
 
“滚过来!”
 
帝天钧一声喝斥,白擎咬着牙站起身,颤巍着身子走到帝天钧面前,扑通一声跪下,精神受到了强烈的刺激,疯狂的磕头:“帝先生,放过我,求求你放过我们白家!”
 
“当年你逼死我父亲的时候,可曾想过放过他?只准你白家狗仗人势,不准我帝某恃强凌弱?下去跟我父亲忏悔吧!”
 
这一次,帝天钧动了杀招,单手抓起白老爷子脖子,只要稍微一用力,白老爷子的脖子便会瞬间断裂,而就在这时候,空中突然传来一阵直升机的旋转声,一道播音传来:“战王且慢!”
 
见有人阻止自己,帝天钧看了一眼空中的直升飞机,随即皱了皱眉,这是中心大厦的直升机。
 
直升机在空地缓缓降落,强大的风力使得四周的花草形成空气漩涡,直升机落下,从直升机上跳落一人,身穿绿色军衣,肩扛盾牌标志,此乃中心大厦先锋护卫队,国家幕后精英,其肩上的盾牌标志,乃至护国之意。
 
见男人走过来,华地原地矗立,敬礼,中气十足道:“先锋同志好!”
 
对方回礼:“华地统领辛苦了。”
 
随即,男人走到帝天钧面前,身体绷直,敬礼道:“中心大厦先锋护卫队,一组队长剑锋前来报道!”
 
“说吧,什么事。”
 
剑锋从兜里文件夹里拿出一封文件,恭敬道:“一号有令,驳回战王帝天钧辞呈,保其原职,随时待命!”
 
帝天钧风轻云淡的嗯了一声,一号此举也是在帝天钧意料之中,这老头子确实不会轻松让自己退役,又问道:“一号还说什么了?”
 
“一号还说,辞呈的事不必再提了,战王非你莫属,如牵扯到家事,必要时,可先斩后奏。”
 
剑锋的话说完,在场的白赵两家之人几乎精神崩溃,一号的话意思说的很明显了,国家给你无限的信任,只要你认为做的是对的,甚至可以先斩后奏。
 
帝天钧抬头望天空,眼神流露出阵阵伤感,他心中何尝不明白,这是一号给自己的权力,以及对夏国战王的信任。
 
“好了我知道,也替我带个话给一号,只要我帝天钧还在一天,辱华者,杀无赦!”
 
“末将遵命!”
 
说完,剑锋便再次登上直升飞机,迅速离开,行为果断,雷厉风行。
 
一句辱华者,杀无赦,让此时的白赵两家之人满怀愧疚,明明对方是大华的守护者,战场流血,换取子民安生,而自己却逼死恩人生父,此举与禽兽小人有何不同?
 
可一切都晚了,帝天钧带着韩画雪给帝青山上香,吩咐身后的华地道:“动手吧。”
 
“令命!”
 
华地在得到指令后,双眼中怒火喷出,杀战王父亲,犹如杀华地父亲,庞大的身体落入人群之中,犹如收割者,毫无留情的收割在场人的灵魂。
 
陆地化作一片修罗战王,现场哀嚎一片,一把弯刀在华地手中旋转,霎那间,血流成河。
 
而自始至终,帝天钧都没有回头,二十分钟后,身后的哀嚎声停止,华地满身鲜血的站在帝天钧身后,沉声道:“战王,完毕。”
 
帝天钧点了点头,牵起韩画雪的手,踏在血流成河的陆地,穿越遍体横尸之上。
 
“你认为我做的对吗?”
 
帝天钧突如其来的问题,韩画雪有些发愣,随即回答道:“对,因为他们都是坏人,做尽丧尽天良的坏事,草芥人命,仗势欺人,无恶不作,罪有应得,你这是在为民除害。”
 
父亲的祭奠完毕,帝天钧也换下了这一身站装,牵着韩画雪走出人群之中,路过李天明身边后,吩咐道:“处理一下现场。”
 
“是,战王。”
 
此时帝青山一行人,已经不知道围绕着这个士兵围墙饶了多少圈,可偏偏密不透风,也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只是刚才听到了这些人震耳欲聋的喊了一声首长!
 
尼玛,首长?
 
首长得长什么样啊?
 
帝天钧在走出士兵围层之中没多远,帝不凡一眼看到帝天钧,诧异道:“爷爷,你看那是不是帝天钧?”
 
帝青山一看,顿时勃然大怒,呵斥道:“畜生,你给我站住,今天有首长降临,你在这瞎逛什么,不长眼得罪了首长,你担当得起吗?”"


标签: 最狂战神 帝天钧 韩画雪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