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年代之空间有点田》秦月珍秦凝最新章节小说阅读

图书吧 14 0

秦月珍秦凝小说名字叫做《七十年代之空间有点田》,作者文笔新颖,剧情跌宕起伏,在这里提供秦月珍秦凝小说阅读。七十年代之空间有点田小说主要讲述的是:灶上不知道还在煮着什么,秦月珍并不感兴趣,这身子的记忆里,金秀主持着灶上的事,但却抠门的要死,平时都是用咸腌菜下饭的,就算煮菜,也不过是没油又齁咸的青菜白菜,鸡蛋只有弟弟秦红兵吃,家里两三个月才可能见一点肉星子,那更轮不到秦月珍吃。

《七十年代之空间有点田》秦月珍秦凝最新章节小说阅读-第1张图片-图书吧推荐指数:★★★★★

《七十年代之空间有点田》精选内容:

秦阿南心地善良,从小对秦月珍就像自己孩子似的,可以说除了性子略微软弱些,秦阿南没其他大毛病。

其实秦阿南心里真希望秦月珍是自己女儿,只是以前的秦月珍,比秦阿南的性子还懦弱,秦阿南觉得她自己这边也尽受伯父家欺负呢,要是再把秦月珍领养来,简直是在害人,便没有开这个口。

可要是秦月珍能帮着秦阿南呢,那可就不一样了。

秦月珍看着秦阿南忧愁的侧脸,拉住她手,凑到她耳边说:“南好叔,我想了一个法子,或许可以把他们赶走,我说给你听听看,我们这样……”

两人嘀咕了好一阵,秦阿南愁苦的眼里有了神采。

她紧紧拽住秦月珍的手:“法子是好!就是,咱们请谁来办呢?”

秦月珍调皮的一侧头:“请我呀!我帮你去办!”

秦阿南不禁打量秦月珍,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孩子和以前不大一样了呢,以前总是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今天怎么觉得她两只眼睛晶亮晶亮的,还似乎长大了,还有她刚才说秦述的那些话……

秦阿南拿眼睛上上下下的看秦月珍,轻轻的喊一声:“小珍?”

“嗯?怎么了,南好叔?”

“小珍,我怎么觉得,你和以前不一样了?”

“……唉!”

秦月珍顿了顿,叹了一口气,忧伤的说:

“南好叔,你是不知道,下午,我差点儿死了。小兵(弟弟)追猫逗狗,掉进河里了,我去拉他,我自己也掉进河里了,河水冰凉冰凉的,我把他推上了岸,我自己却脚下打滑摔在河里,喝了好几口水。我以为我要死了,我使劲的扑腾,才游近了岸。

那时候我就想,我再也不要像以前那样了,我要好好活着,该说的话我要说,该做的事我要做,谁欺负我,我才不买账,谁对我好我也对他好!

我再也不要像以前那样当个木头人了,要不然,我就算死了,也是憋屈的!我没娘,有爹等于没爹,我自己不疼我自己,没人疼我!所以,我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了,我要立起来,我自己疼惜我自己!”

秦阿南呆呆的看着她,忽然伸手把她抱在怀里:

“可怜孩子哟!你娘是个好人,要是你娘知道,该多心疼啊!你是好囡,你说的对,就该自己心疼自己,才能活得下去,好囡啊!”

秦月珍半趴在她怀里,有点尴尬,毕竟,按着前世年龄,她都二十六了,秦阿南这么搂着她,怪不自在的。

秦月珍身子动了动,低声说道:“南好叔,你先别替我难过,还是我先帮你解决西边那个事儿吧。”

秦阿南担忧的说:“你……真觉得你可以?这要是秦述发现了的话,可怎么办呢?”

“你放心,只要我们配合的好,他不会发现的。你按照我说的准备准备,我回去看一下,你给我留着门。”

秦月珍说完就赶紧起了身,还从秦阿南的后门出去,走不了两步,就是她家的后门了。

后门口附近有棵半人高的小树苗,以前秦阿南说这是棵香椿树,并不是谁种的,是自己长出来的。

秦月珍看后门依然像她刚才出来一样虚掩着,里头没什么声音,她看着左右没人,便一下子拔了那棵香椿树,闪身进了空间。

扑面就是一股清新空气,秦月珍猛吸了两口,便觉得自己精神超好,连刚才略微有的饥饿感,此时也没有了。

她拎着香椿树在空间里一通乱跑,只觉得心情自然而然的无比畅快,最后,她跑到了小河边,就用手扒拉扒开,在地下扒拉开一个碗口大的坑,把香椿树种了下去。

她就是想试一试,这地到底能不能种东西,会不会像放玉石那样,三五天就长出最好的东西来。

泥土松软,香椿树很快就种好了,秦月珍在河边快乐的洗了手,这才仔细听听外头动静,闪身出了空间。

后门里倒有了点动静,秦月珍趴着门缝往里看看,见金秀正在灶下烧火。

秦月珍大大方方的推门进去了。

金秀见光影一闪,秦月珍站在后门口,立刻把手里的火钳子往地下一摔,指着秦月珍就骂:

“死哪里去了?是不是有偷汉养汉的人给你吃喝啊?还是你去偷汉养汉了?死到现在饭也不煮,今天晚上别想吃饭!”

秦月珍瞥了她一眼,没理,径自往房间去了。

这下,倒像捅了马蜂窝了,金秀一边说着:“嗬!敢跟我摔脸子?!”一边立刻追了过来,身姿敏捷的要来拉秦月珍的耳朵。

秦月珍脚下一错,就让开了,却并没有逃,冷冷的看着金秀说:“成天说人家偷汉养汉,也不知道是谁,和野汉子钻在柴垛子里出不来,还要女儿去送衣裳!”

“你,你,你在胡说什么!”

金秀脸一下子白了。

这个年代,农村还没有完全通电,因为外面还没有完全昏暗,厨房连煤油灯都还没有点,但秦月珍依然能看见,金秀脸色完全变了。

秦月珍却轻松的对她一笑,说:“我没说什么,只要你不骂我不打我,我就什,么,都,不,知,道。”

金秀嘴唇抖了几抖,满嘴要骂人的话,一句都说不出来,只剩呆呆的看着秦月珍。

秦月珍反倒不进房间的,改为走去灶头前,掀起锅盖看了看,说:“嗯,饭好了啊,那我可先吃了,早上就给我一碗薄粥,我饿的头昏眼花,兴许会说胡话呢!”

说完,只管自己盛了一碗饭,坐去桌子上开吃。

桌子上只有一碗咸腌菜,秦月珍便就着这碗咸腌菜,慢条斯理的扒饭。

灶上不知道还在煮着什么,秦月珍并不感兴趣,这身子的记忆里,金秀主持着灶上的事,但却抠门的要死,平时都是用咸腌菜下饭的,就算煮菜,也不过是没油又齁咸的青菜白菜,鸡蛋只有弟弟秦红兵吃,家里两三个月才可能见一点肉星子,那更轮不到秦月珍吃。

平时,都是要等家里的人吃饱了,才轮到秦月珍去铲一点锅巴,今天,还是秦月珍长这么大,头一次在这个家里吃到软软的米饭呢!


标签: 七十年代之空间有点田 秦月珍 秦凝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