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热推)鸾栖谷小说_汐姎桦溟章节目录小说阅读

图书吧 11 0
小说叫做《鸾栖谷》,是臭臭公子的小说,主角为汐姎桦溟。本书精彩片段:紧接着,汐姎整个躯壳也渐渐变得半透明状,感觉随时都会随风而逝!“汐姎……”桦溟嗓音中带着连自己都未察觉到的慌张。他脑袋中似乎有什么被封印和遗忘的记忆自裂缝中袭来,让他头痛欲裂。菩提树下,一粉衣少女挥袖起舞弄清影,旋转着婀娜的身子看着弹着古筝的他。

(抖音热推)鸾栖谷小说_汐姎桦溟章节目录小说阅读-第1张图片-图书吧

鸾栖谷

鸾栖谷 第10章 执迷不悟了三世

萫银说完,趾高气昂离去,脚踝上的铃铛也发出刺耳的声响。
 
汐姎闭上眼,丝毫不在意那个女人的警告和威胁。
 
纵使错爱一场,她也已经付出了命的代价。
 
如今,还有什么可怕的?
 
腹部越来越痛,汐姎的额间冒着细碎的汗珠。
 
她支撑着站起来想去黑煞渊寻回师父,就算入了吞天兽之腹,但有无忧花相助定能平安。
 
只是汐姎刚走出大殿,便看到密密麻麻的羽兵正朝水月宫涌来。
 
“凤王有令,即刻带凰后前往羽医宫,剖腹认亲!”为首的羽将大声说道。
 
剖腹认亲——
 
汐姎扯了扯嘴角,神情中带着空洞的苍白。
 
“无需医官动手,我自己来。”
 
她说着抬手放在尚还平坦的小腹之上,用着最后一丝残余的灵力将那团生命一点点自自己身体中抽走。
 
撕裂的疼痛,让她两腿打颤着差点瘫倒。
 
但她竭力忍住,任由鲜血染红了裙摆。
 
孩子在竭力地为生而搏动着,但抵不过身为母亲的汐姎不要他的决心。
 
终于,消失殆尽。
 
“你转告凤王,孽种已无,无需认亲了……”她哑声说道,一步步踉跄朝外走去。
 
孩子,对不起,愿下一世你能寻个好人家。
 
羽将被她的举止怔住,半响才反应过来赶紧去跟桦溟汇报情况。
 
桦溟正在凤羽宫中看着手中泛着金光的无忧花瓣,听得羽将说那个女人亲自毁了腹中胎儿不由得眉头一皱。
 
若那孩子是她师父夜旸的,自是要斩草除根,可若真的是凤凰血脉,必须尊羽皇之意留下。
 
她居然敢不听他的命令擅自做主?
 
桦溟捏紧花瓣,凌空而飞。
 
在硕大的羽族之境寻了许久,终于在黑煞渊前看到了那个身形消瘦的女人。
 
“你来这作甚?”他冷声质问。
 
汐姎没有搭理他,而是目不转睛看着黑煞渊内,盼着无优花瓣能将师父的魂魄带出来。
 
桦溟面色阴沉了几分,将掌中的花瓣幻出来:“你可是在等这个?”
 
汐姎看着那三瓣无忧花,面色瞬间煞白。
 
“怎么在你这……”
 
无忧花瓣护着夜旸的灵血,又带着她的执念直往黑煞渊飞,怎么会到了桦溟之手!
 
“你前两瓣无忧花皆是经我之手炼化成药,我自是能寻到它们的气息。”桦溟说着,将那花瓣以灵力束缚扬至半空,“无忧花瓣是用来修复银儿心脉的,你居然擅自用它来做别的用途……汐姎,你好大的胆子!”
 
汐姎满脑子都是师父夜旸,无忧花没有护住师父的魂魄,他已经命丧吞天兽之腹了!
 
“不,师父……师父……”她的情绪崩溃到了边缘。
 
汐姎趔趄着朝黑煞渊内走去,但被桦溟以灵剑相挡。
 
“无忧花瓣已经不能为银儿所用,今日我必须取走你的命珠!”
 
汐姎看着抵在自己胸前的泛着寒光的幽蓝长剑,嘴角微微扯出一个嘲讽的弧度。
 
“桦溟,你伤我族人,杀我师父,弃我孩儿,负我三世,如今还要亲手了结我的性命吗?”
 
“你的命,我从未在意过。”桦溟冷若冰霜道,握剑的手未偏分毫。
 
汐姎看着桦溟,纤长的睫毛在她脸上落下一片阴影。
 
她深吸一口气,抬手握住锋利的长剑决绝朝前走去——
 
“呲”剑刃刺入血肉之中。
 
桦溟眸色染上诧异,一时间忘了收回动作。
 
汐姎静如潭水的脸庞没有悲伤也没有痛楚,她握着剑刃狠狠一剜,胸口的血窟窿中飘出一块沾血的聚魂石。
 
桦溟瞳孔骤然一缩:“你的命珠呢?”
 
“我的命珠在你身上啊……你用了五千年,一点感觉都没有吗?”汐姎说着,脸色渐渐变得苍白。
 
桦溟的心脏感觉遭受了剧烈一击,痛到让他挺不直背脊。
 
他说不上来那是什么感受,只想将那聚魂石逼入汐姎体内。
 
可是他的灵力刚触之,聚魂石就碎成粉末化成星星血点飘散!
 
紧接着,汐姎整个躯壳也渐渐变得半透明状,感觉随时都会随风而逝!
 
“汐姎……”桦溟嗓音中带着连自己都未察觉到的慌张。
 
他脑袋中似乎有什么被封印和遗忘的记忆自裂缝中袭来,让他头痛欲裂。
 
菩提树下,一粉衣少女挥袖起舞弄清影,旋转着婀娜的身子看着弹着古筝的他。
 
“凤哥哥,姎儿好看吗?”
 
轰——
 
脑海中盘旋着那张脸,和眼前的汐姎一模一样!
 
“姎儿……”他失声唤道,心底的恐慌和混乱的记忆交织在一起。
 
汐姎听到那久违的昵称,清浅地勾起一个冰凉的淡笑,神情中带着解脱之意。
 
他终于记起来了,但已经太晚了。
 
自己为这场错爱执迷不悟了三世,该结束了……
 
“凤哥哥,如你所愿,这世间再无汐姎。”
 
音落,她彻底化作透明,随风而逝——


标签: 鸾栖谷小说 汐姎 桦溟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