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愿念你暮暮朝朝小说_墨清尘沈默言全章节小说大结局免费阅读

图书吧 199 0
之子写的《只愿念你暮暮朝朝》,主角为墨清尘沈默言,小说剧情精彩丰富。本书精彩章节片段:可她不是都决定要跟沈默言离婚了吗?那她还关心这些做什么呢?“嗯。”稳住心神,她漫不经心的看了沈默言一眼,跟着季铭风若无其事的往前走去。她面上换上招牌式的笑容,背脊挺得笔直,她才是胜者,怎么可能心痛?

只愿念你暮暮朝朝小说_墨清尘沈默言全章节小说大结局免费阅读-第1张图片-图书吧

只愿念你暮暮朝朝

只愿念你暮暮朝朝 第15章 围护

“现在我宣布,根据各位股东投票的结果,罢免吴伟雄董事长职务的决议通过。即日起罢免吴伟雄董事长职务,除保留其股东权益外,免除其在公司一切权利和职责。”
 
主持人的话猝不及防砸在方玉琴的心上,让她有些晕,她用仅存的理智质疑道:
 
“我还没有投票!”
 
主持人态度温和的解释说:“因为我们刚刚投票结果是全票通过,即使您反对,也一样不会影响最终的结果。”
 
墨清尘看着呆立当场的方玉琴,心中十分解气。她就是想让方玉琴明白,即使她在,也无法改变注定的结局。
 
目睹方玉琴那张黑沉沉随时准备发飙的脸,墨清尘朝身边一位工作人员招手,说道:“麻烦告诉那边的方女士,承受不了可以提前离开。现场还有不少股民代表,如果她不想让手中的股份跌的一文不值的话,就请控制好自己的情绪。”
 
现在吴伟雄被罢免,那百分之十的股份是方玉琴以后能不能继续锦衣玉食的全部保障,对于她这种人,甚至可以说是命根子。
 
被墨清尘摸准了七寸,方玉琴的脸色更黑了。
 
她恶狠狠的盯着墨清尘的后脑勺,心中十分后悔,当年为何没有斩草除根,留下这个小孽种?!
 
接下来会议继续,季铭风几乎全票通过,出任新的董事长。
 
这是最好的结果,对于墨清尘来说,没有人比季铭风更适合、更值得信任。
 
股东大会结束后,墨清尘和季铭风一起离开会场。
 
季铭风正在跟她讨论如何庆祝,吴兮月突然冲出来,朝着墨清尘就撞了过去。
 
“墨清尘,你去死吧!”
 
听到吴兮月的声音,墨清尘下意识捂住自己的肚子,季铭风眼明手快,及时把她护在了身后。
 
吴兮月眼见着不能拿墨清尘怎么样,气得破口大骂。
 
“墨清尘,你狼心狗肺,为了公司的股权竟然把爸爸弄到监狱里去!你枉为人女!”
 
会议刚刚散场,参加会议的人还都没有离开,听到吴兮月这句话,纷纷开始窃窃私语。
 
墨清尘尚未开口,季铭风眯着眼睛看向吴兮月的脸,浑身散发着凌冽的寒气。
 
“他是挪用公款被依法拘留的,你这意思是我买通警方诬陷好人?就是不知道你吴大小姐担不担得起,诬陷公职人员贪赃枉法的罪名?”
 
吴兮月被骇得往后缩了缩,口中还不甘的大声辩解:“墨氏能有今天全靠爸爸的努力,就算他用点钱又怎么样!”
 
旁边的股东们因为她这句话纷纷侧目。
 
方玉琴和吴兮月这种米虫,自然把墨氏的资产视为己有,根本不觉得吴伟雄是犯了多么不得了的错。
 
原以为只要有人反对,就可以保住董事长的位置。根本没想到她们手里的那点股份,既没有控股权,也没有一票否决权,在墨清尘和季家面前更是不值一提。
 
都是因为墨清尘,要不是她,爸爸就不会有事!
 
想到这儿,吴兮月失去了理智,满脸怨毒的盯着墨清尘,喊道:“你抢了我的未婚夫,抢了爸爸的公司,你会遭报应的!你肚子里的孩子也会不得好死!”
 
“你住口!”季铭风虽然惊讶墨清尘有了身孕,但是他更加不能忍受吴兮月对她恶言相向!
 
伸手提起吴兮月的衣领,季铭风一双眼睛里满是嗜人的光:“你再说一句,我就把你从这里丢出去!”
 
墨清尘心中一热,太久没有人这样站在她身前维护她了。
 
她从季铭风的身后走出来,看着吴兮月,目光冰冷:“你要是敢再在这里闹个没完,我就把你装病的事情告诉所有人,沈默言不信,总有人信。”
 
吴兮月被季铭风扼住脖子,满脸通红。
 
“你们在干什么?”方玉琴听到动静大呼一声,匆匆往这边走来。
 
“铭风哥,放了她吧。”墨清尘不想再跟她们纠缠,开口说道。
 
闻言,季铭风松开吴兮月。
 
看到吴兮月被欺负,方玉琴显然不准备这么轻易放过他们:“你们敢出手伤人,我要报警!”
 
墨清尘眼底略过一丝嘲讽,勾着嘴角说:“好啊,正好把我那天差点被绑架的事情,一起说给警察听。”
 
季铭风听到,立即配合的说道:“我正要跟你说这个事,那天的监控我已经调出来,还有那个刀疤脸的身份以及通话记录都已经查明,如果需要,随时可以给你。”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方玉琴扶着吴兮月,满脸恨意地瞪了他们一眼,想要离开。
 
吴兮月的眼睛突然亮了,喊道:“默言哥哥……”
 
墨清尘转身,果然看到沈默言朝着他们走来。
 
还不等她反应过来,吴兮月已经旁若无人的扑进了沈默言的怀里。
 
对上沈默言向她投来的那双深寒如冰的眸子,墨清尘心中更凉。
 
他说不插手墨氏的事情,却这个时候赶来,是因为知道吴兮月在这儿,怕被她‘欺负’吗?
 
墨清尘看着他温柔地将吴兮月护在怀里轻哄,看向她的眼神却冷得像一把刀子。
 
她只感觉有一只手穿过胸膛,狠狠地攥紧了她的心脏,疼得她几乎要窒息!
 
他一定要来当着这些股东的面,给她难堪吗?
 
这些股东很多都是旧识,是知晓沈默言曾是吴兮月的未婚夫的。
 
如今看到他们两个毫不避讳的抱在一起,这些股东纷纷朝墨清尘投来同情的目光。
 
“清尘,我们走。”季铭风揽住她的肩膀,轻声说道。
 
墨清尘随即清醒过来,吴兮月这么做,就是为了在这些股东面前把她的面子踩在地上。
 
可她不是都决定要跟沈默言离婚了吗?那她还关心这些做什么呢?
 
“嗯。”稳住心神,她漫不经心的看了沈默言一眼,跟着季铭风若无其事的往前走去。
 
她面上换上招牌式的笑容,背脊挺得笔直,她才是胜者,怎么可能心痛?
 
就算心里再痛,她都不能表现出来,否则只不过是让别人多看一场笑话。
 
终于走出那些人的视线之外,墨清尘的笑容渐渐僵硬。
 
方才大获全胜的那点喜悦,因为沈默言的出现而消失的无影无踪。
 
季铭风牵住她的手,掰开她紧握的手指,看着原本白皙的掌心,此时布满了深深浅浅的血痕,俊眉深深蹙起,攥着她的手的一紧,“清尘,你没事吧?”


标签: 只愿念你暮暮朝朝小说 墨清尘 沈默言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