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归是何年_昭云苏子慕全文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图书吧 72 0
《云归是何年》是由坐看腰细所作,故事的主角是昭云苏子慕。这本小说精彩片段:昭云颇有些惊讶,但是面上不显,客气地问道:“我们可否移步至厢房一叙。”“那恐怕不可。老夫只是一个管账先生,做不得主。”易安先生暗自打量着面前的女子,面露难色。“请问是
《云归是何年》是由坐看腰细所作,故事的主角是昭云苏子慕。这本小说精彩片段:昭云颇有些惊讶,但是面上不显,客气地问道:“我们可否移步至厢房一叙。”“那恐怕不可。老夫只是一个管账先生,做不得主。”易安先生暗自打量着面前的女子,面露难色。“请问是哪位介绍你来的,如果他就是临渊阁中人,不如让他接待你如何。”易安笑着说。
 
昭云带着鸣翠刚走进厅堂,就听闻一个苍老而又洪亮的声音从雕花的木质屏风后传来。
 
“两位来这,有何要事?”
 
她二人这才看见一位身穿粗白布衣长袍,精神矍铄,续着白胡子的老者,从屏风后缓缓走出。倒是颇有几分仙风道骨。
 
昭云双手抱拳道:“请问易安先生何在,我有要事相商。”
 
只见眼前的老者伸手捋了捋胡子,笑道:“我就是你们要找的易安先生。”
 
昭云颇有些惊讶,但是面上不显,客气地问道:“我们可否移步至厢房一叙。”
 
“那恐怕不可。老夫只是一个管账先生,做不得主。”易安先生暗自打量着面前的女子,面露难色。
 
“请问是哪位介绍你来的,如果他就是临渊阁中人,不如让他接待你如何。”易安笑着说。
 
“其实我也不知他姓甚名谁,只是有过一面之缘的人罢了。”昭云回想起那晚在后庭的竹林中,见到的陌生男子,感叹道。
 
“是不是一个极其俊俏,爱穿玄色衣裳的公子?”
 
昭云点点头。
 
“那就对了,你口中的这位可能就是临渊阁阁主,苏子暮。”
 
听到这,昭云明白了。原来,他竟是这的阁主。
 
昭云再次抱手为拳道:“那请问,他现在正在何处?”
 
易安先生突然面露难色,迟疑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额,他现在正在揽月楼。”
 
话音刚落,一小片红霞就渐渐爬上了昭云的脸庞。
 
身后的鸣翠好奇地问道:“揽月楼是什么地方?名字倒是听起来挺风雅的。”
 
昭云连忙将她拉到一边,小声地告诉她:“揽月楼,就是你上回在画折子上看到的那种烟花之地。”
 
鸣翠明白了,这下闹了个大红脸,急着道。
 
“那种地方我们怎么能去?不如让易安先生派人去,将那个什么阁主请回来不就行了吗?”
 
昭云看了看外面,对鸣翠语重心长地说:“现在天色已经不早了。派人去那,再等他回来,我们就回不去宫中了。你在这候着,我去去就回。”
 
“不行,那种地方公主怎么能单独前去?我要时时刻刻守在公主身边,保护公主的安危。”小丫头拒绝。
 
“听话,易安先生会让人带我前去,你就在这候着我就行。”昭云坚定地说。
 
小丫头这才作罢。可是,巴掌大小的脸上写满了担忧。
 
易安先生喊来了一个身着劲装,不苟言笑的男子,介绍道。
 
“这位是阁主手下的护卫奕舒,就让他带你去寻阁主。”
 
昭云点点头道了谢,带上帷帽,告别了一脸忧心忡忡,依依不舍的小丫头。
 
两人一路无话,穿过几条街,来到了一条小巷。只见这两边房檐上挂着大红灯笼,檐下各站着几个浓妆艳抹的女子。
 
昭云心想:这就应该是所谓的烟花之地了。
 
“这位爷,要不要进来玩玩?来嘛!”看着他们走过来,有女子甩着手帕朝奕舒笑道。
 
“没看见这位爷身后还跟着一位女子吗,这明显不是来青楼玩的。”另一位画着浓妆,环抱着臂膀道。
 
“就是,这一看就是来青楼找人的,说不定,是来捉奸的呢。”
 
顿时,那些女子都用帕子掩着口鼻,笑的花枝乱颤。
 
昭云听闻,蹙了蹙眉,不知不觉加快了脚步。
 
奕舒带着她,拐了个弯儿,没走几步,便赫然看见挂着“揽月楼”三个字的牌匾。
 
这里明显不同于先前那些青楼,门口颇为清冷,既没有挂大红灯笼,也无女子在外招徕。
 
雕梁画栋的楼阁,从外面看倒还颇为雅致。要不是先前昭云已知晓这是什么地方,看着牌匾估计都不会相信这里竟会是青楼。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紧随着奕舒迈了进去。
云归是何年_昭云苏子慕全文小说最新章节阅读-第1张图片-图书吧
四处张望,只见阁内云顶檀木作梁,水晶玉璧为灯,珍珠为帘幕,范金为柱础。风起绡动,也吹来丝丝靡靡之音,顿时她觉得自己如坠云山幻梦一般。
 
真是会享受啊,昭云不觉感慨。看来,能来这里的不会是寻常百姓。
 
刚刚走进来,就有一年轻女子迎了上来,没有言语,就直接引着他们上了二楼最里面的一个隔间。
 
隔着一层绣着洒珠银线海棠花的鲛绡宝罗帐,昭云隐隐约约看见了里面晃动着的人影,听到了靡靡的丝竹之音。
 
昭云咬咬牙,跟着奕舒走了进去。
 
“拜见主子,这位女子在临渊阁说有要事要与你相商。”奕舒朝苏子暮拱拱手,低下头道。
 
紧随其后的昭云死死盯着自己的绣花鞋,不敢抬头。
 
“你是谁?还不快摘下帷帽来。”
 
一陌生的男音在她耳边响起。
 
琴声戛然而止。
 
昭云取下头上带着的帷帽,深吸了一口气,缓缓抬起头。
 
一瞬间,空气几乎都静止了,仿佛连根针落都可闻见。
 
“真的是没想到,这世间,竟然还有此等绝色。”那陌生男子再次开口,惊叹道。
 
昭云这才注意到这声音是来自一个身穿绛红色素锦的男子。
 
他倚靠在塌椅之上,一手环抱着一位妙龄女子。细看之下,他一双桃花眼颇为狭长,再配着一身红衣,昭云觉得这男子竟活生生的像是一只狐狸。
 
再看向那个她要寻的男子,不觉吸了口冷气。
 
与她有过一面之缘的苏子暮一身玄色锦衣,三千乌丝绾在头顶,比上次相见,多了几分气宇轩昂。他侧卧在软塌之上,一手支着头,正眯着眼睛看向她。
 
软塌下,跪坐着一貌美细腰的女子,细如葱尖的玉指,捏着一颗剥好的晶莹剔透的葡萄,正欲往他嘴边送。
 
隔着珠帘,一女子坐在琴后,昭云倒是看得不大真切。珠帘随风摆动,时不时如泉水般的叮咚作响。
 
真是会享受啊,昭云又不觉感叹道。
 
只见侧卧在软塌上的苏子暮,随意摆了摆手,屋内的三名女子都盈盈起身后一一退下了。
 
“你特意跑这来寻我,有何要事?”苏子暮从塌上起身,不经意地问。
 
昭云看了看一旁的红衣男子,正欲开口说能否移步至别处详谈。
 
那红衣男子见状,起身道:“我先回避,你们慢慢谈。”
 
还着重突出了“慢慢”二字。看来是误会了什么。他说完便走了出去,还好意地带上了房门。
 
“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昭云看着面前随意靠在塌椅上,有些慵懒的男子,直接了当地说。
 
“喔?云启国的昭云公主,竟有事要求助于我。真是稀罕事”他直起身来,坐好。
 
“我想从皇宫中脱身,不知你能否助我。”昭云轻咬唇瓣,紧紧盯着面前的男子。
 
苏子暮突然笑了起来,仿佛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一般。
 
“多少人想方设法的都想进入宫中,而你竟然想出来,真是稀罕事。好好的公主不当,为何要出来?”
 
昭云看着他如寒星般的双眸,开口道:“自是和你潜入宫中一样,有着难言之隐。不知你是否能助我?”
 
苏子暮伸手从面前的水晶盘中挑了一个葡萄,剥好皮后送入口中。
 
“在临渊阁求我办事,自是要拿出东西来表示你的诚意的。”
 
“救了临渊阁阁主的命,这还不能算诚意吗?”昭云笑道。
 
“这当然作不得数。”苏子暮眼波一转,看向昭云。
 
“这算是公事,不能和救了我的私事相提并论。”他停顿一会儿,接着一字一顿道:“再说,我也没求你救我。”
 
昭云看着面前这个强词夺理的男人,气得袖中的手紧紧攥握成拳,极力地克制着翻涌而上的怒火。
 
“那你想怎样?”昭云咬牙切齿道。
 
“不如,你将那次我去宫中没拿到的东西,带给我如何?”2
 
“什么东西?”昭云好奇地问。
 
“皇帝寝宫内,一封我未找到的信。”
 
“什么信?”听到皇帝寝宫四个字,昭云不觉紧张起来。
 
苏子暮死死盯着她的眼睛,正色道。
 
“一封先皇写给萧将军的信。”
 
听到这,昭云心中不觉咯噔一下。
 
萧将军是辅佐父皇上位的大将军,据说曾经也是一位威风凛凛,叱咤风云的人物。只可惜被卷入巫蛊之乱,最后竟落了个惨死的下场。
 
昭云不觉叹了口气,点头应允了她会将那封信带出来,也请他务必遵守承诺。
 
“你知道我为何会将阁楼取名为临渊阁吗?”苏子暮突然问她。
 
昭云摇摇头,表示不知。
 
“那‘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这句你可知是何意?”苏子暮又问。
 
昭云明白了。这句话意思是:想要得到鱼,就必须先学会织网。他是在告诉她,她做事前要有足够的准备才行。
 
“愿你不会让我失望。”
 
苏子暮执起桌案上的水晶杯,将杯中美酒一饮而尽。
 
昭云告辞后,转身便离去。至临渊阁寻了鸣翠,在落日的余晖下,二人到于府乘了马车,在宫门下钥前,赶回了皇宫。


标签: 云归是何年 昭云 苏子慕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