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纸婚书总裁别来无恙小说全文全章节目录阅读

图书吧 40 0

第7章

一纸婚书总裁别来无恙小说全文全章节目录阅读-第1张图片-图书吧

说完她转身走,苏湛追了出来,等一下。

  秦雅不耐烦道,干什么?

  苏湛掏出一张名片递给她,有什么需要联系我,这边有什么进展,我会去店里告诉你,这段时间,店里的事情还要麻烦你照看。

  秦雅抬起眼眸,看着苏湛,他的表情有几分认真,她刚回到国内人生地不熟的,要想找到林辛言还得靠他们,而且她也需要知道寻找林辛言的进展。

  她伸手接过苏湛递过来的名片,谢谢,林姐对我好,店里的事情,她不在的日子里,我会帮她打理好。

  苏湛点头,在心里寻思着,是不是能找个送她的理由?

  你怎来的,要不要我送你?

  我开车来的。秦雅装起名片,对他说道,再见。

  说完然后朝着车子走去。

  苏湛抓了一把头发,叹气,想要和她搭讪怎么那么难?

  以前他撩个女人,那用得着这么费劲儿?

  他甩了甩头,甩掉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转身朝着电梯走去,叮的一声电梯停下,电梯的门打开,苏湛准备走进去的时候,里面下来的人,让他止住了脚步,是你。

  很快他的声音冷了下来,你来干什么?

  何瑞行裂了裂嘴唇,我干什么,好像都跟你无关吧?

  现在何家是不如以前了,但是名望与地位,不是他一个律师可以比拟的。

  苏湛皱眉,冷漠的瞧了他一眼,迈步走进电梯。

  何瑞行整了整西装阔步走出去。

  对于苏湛并未放在心上。

  而苏湛心里打鼓,这宗景灏势必要将何瑞琳往死里整,何瑞行不可能不知道自己的妹妹被关起来,是因为宗景灏。

  那么问题来了,他来是什么意思?

  和宗景灏宣战,还是求情?

  苏湛还没想明白,这时电梯的门开了,他走下来,整个办公区莫名的被一股沉闷的气氛笼罩。

  这是老板心情不好,整个公司的人跟着遭殃吗?

  苏湛缩了缩脖子,明明不冷,他却不由自主。

  走到门口,他敲了敲门,听到里面说了一声进来,他才推开门。

  若大的办公室冷冷清清,如果不是看到办公桌后面坐着的人,他还以为这办公室里没有人。

  苏湛走进来关上门,到办公桌跟前,何瑞行来干什么?

  不等宗景灏回答,他便猜测道,来找麻烦?不过想想这几年何瑞行的作风,又觉得他没那个魄力向宗景灏宣战。

  但凡何瑞行有点能力,如今的何家不会是这番光景。

  宗景灏抬眸,将桌子上的一份文件撂到苏湛跟前。

  苏湛拿起来翻开看,是一份合作意向书,这做生意有合作伙伴不稀奇,稀奇的是,这份合作意向书是何瑞行签的,而且还是何家一块重要的地皮。

  何家在b市有块好地,是祖上传下来的,虽然宅子荒废了,但是地段好。

  他竟然要和你合作,在这块地建大型商场?苏湛觉得见鬼了。

  没把宗景灏当仇人,还把自己的地方拿出来,和宗景灏合作?

  以前总是听说一句话,名利场上,前一秒斗的你死我活,为了利益,下一秒也能握手言和,我今天总算是见识到了,最主要的是,你答应了?

  我为什么不答应?宗景灏站起身,走到落地窗前,留下一抹欣长的影子扑在地面。

  今天何瑞行主动来找他,就是来示好的,何家若是敢插手何瑞琳的事情,他连何家一锅端。

  他从知道林辛言消失和何瑞琳有关,就做了很多准备,首当其冲就是何家。

  毕竟何瑞琳是何家人,谁知道他们会不会因为脸面而不留余地的和他对上?

  现在何瑞行来示弱,他就可以放手把何瑞琳交给沈培川和苏湛,他需要时间查找林辛言的下落。

  现在时间过得越久对他找到林辛言就会越不利。

  他没时间耗在和何家纠缠上。

  弃车{ju}保帅,还真是无情。苏湛不屑的嗫了一声,这豪门大家,当真没真感情?

  说话时,苏湛偷偷的瞄宗景灏。

  宗景灏的母亲也是大家族,嫁给宗启封,可谓是强强联手,只是感情上并没有让人羡慕的地方。

  她去世后没多久,宗启封就另娶了。

  这也是一直梗在他们父子间的一根刺。

  宗景灏睨他。

  苏湛干咳了一声,不该这个时候说这件事情的,他正了正神色,我和培川都计划好了,这事,你就不用管了,交给我和培川就行,培川也没闲着,试图从她嘴里问到林小姐的下落,可是她嘴硬的很。

  沈培川使了不少手段。

  苏湛在心里想,女人的嫉妒心,真的可以这么恐怖吗?

  他不知道,何瑞琳何止是嫉妒。

  她觉得是林辛言抢了宗景灏,抢走本该属于她的一切,她不甘,她怨恨。

  嗡嗡

  这时宗景灏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响了,苏湛看了一眼,对宗景灏说道,是关劲。

  说着他拿起来递给了他。

  宗景灏接过来,按下接听见,宗总关劲还未来得及说话,手机就被人抢走,景灏你在哪里?

  ‘林辛言’的声音立刻传过来。

  苏湛伸着头,想要听探听电话那端的人说了什么。

  宗景灏淡淡的撇了他一眼,将手机递过来,你接?

  苏湛来了个大喘气,连忙摇头,讪讪的道,你接,你接。

  为了证明自己不会再想探听,往后退了一步,拉开和他的距离。

  你什么时候回来?我好想你。此刻‘林辛言’站在酒店里的房间里,手指不停在桌子上画着圈圈,委屈道,关劲也不让我出去找你,他是什么意思啊?

  宗景灏面无表情,声音微冷,让他接电话。

  ‘林辛言’以为宗景灏要训斥关劲,不由得有几分得意,将手机递了过去,喏,别怪我没提醒你,得罪我对你没好处。

  关劲盯着她,同样的脸,人品怎么可以差那么多?

  果然是仿冒品,质量不能够保证。

  他伸手将手机接过来,放在耳边,宗总。

  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他的神色严肃起来,是,我知道了。

  而他的脸色变化看在‘林辛言’的眼里是宗景灏训斥他了,扭着细腰坐在沙发上,看吧,我告诉过你,景灏很在乎我,你这么不敬的对待我,等我见到他,一定会告诉他。

  关劲挂了电话,淡淡的道,你要告诉,我不拦你,现在跟我走吧。

  其实关劲丝毫没把她的话放在眼里。

  一个冒牌货,还敢在这里趾高气昂放大话,也不怕闪了舌头。

  ‘林辛言’以为是要去见宗景灏,心花怒放,顾不得脚上的疼,快速的从沙发上站起来,他是不是在等我?

  关劲扯着唇,嗯。

  哼,让你狗眼看人低,这下傻眼了吧?知道我在宗景灏心里的位置了吗?我给他生了两个孩子,将来我是要做宗家少奶奶的,我在他耳边吹吹枕头发,分分钟让你卷铺盖滚蛋。‘林辛言’越说越放肆,因为关劲不准她出去,而且对她也不够恭敬。

  林雨涵一直是跋扈的性子,如今成了宗景灏身边的人,自然高傲,关劲没奉承她,捧着她,还给她脸色看,她怀恨在心。

  不是仅存的理智告诉她,现在还不是时候,她现在就要去找宗景灏让他把关劲开除。

  关劲看着她跋扈的样子,笑了笑,我拭目以待。

  ‘林辛言’的脸色难看。

  在心里暗暗下了决定,等到得势,她第一件事情,就是把关劲赶滚蛋!

  扶着我,看不见我脚受伤了吗,还是景灏身边的人呢,都这么没眼色的吗?

  关劲懒得和她口舌之争,伸出了胳膊,让她扶着自己。

  乘上电梯到酒店大堂,穿过大堂来到酒店外的停车场,关劲要上车时,‘林辛言’讽刺了一声,不知道自己什么身份吗?

  关劲回头,她又找什么茬?

  开车门啊!她怒瞪着他。

  关劲的目光在她的脸上定格了几秒,最后伸手拉开后车门。

  ‘林辛言’冷哼了一声,弯身上车。

  这么蠢,也不知道是怎么当上宗景灏的助理的。

  关劲咬着腮,勾了勾唇。

  希望到了地方之后她还能够这么嚣张。

  他启动车子。

  为了不被发现顺利留在宗景灏身边,‘林辛言’调查了宗景灏身边都有哪些人,也算有个略微的认知,对万越集团,也有了解。

  可是关劲开的方向明显不是去万越的路。

  不由的皱着眉,景灏不是在公司吗?你带我去哪里?

  关劲从后视镜中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到了你就知道了。

  没过多久,车子停下,‘林辛言’看清楚了这是什么地方,心不由得瑟缩了一下,微颤道,你,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标签: 一纸婚书总裁别来无恙 林辛言宗景灏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