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重天上三生石畔脸滚键盘小说完结版章节目录阅读

图书吧 16 0

第9章

九重天上三生石畔脸滚键盘小说完结版章节目录阅读-第1张图片-图书吧

呲刺入血肉的声音。

见愁不敢置信看着插在自己胸口的轩辕剑,又艰难抬眸看向那个撞门冲进来的男人。

木兮,你没事吧?谢不臣搂住木兮柔弱的身躯,神情中满是焦急。

流星鞭已经被他用仙术甩至一旁,木兮雪白的纱裙满是血痕。

太子哥哥,好痛木兮哭得梨花带雨,话说一半便直接晕了过去。

别怕,我在这里!谢不臣用仙术护住木兮还在渗血的伤口,然后将她抱了起来。

整个过程,他完全没有转眸去看踉跄倒在一侧的见愁。

一眼都没有。

阿臣,我见愁虚弱唤道,她已经撑不住了。

见愁殿下,你是嫌当初害木莱一家还不够惨吗?谢不臣走到门边,眼神嗜血地看着倒地的女人。

见愁缓缓摇头,她的仙器流星鞭伤到了木兮,又被谢不臣亲眼所见,就算她再多十张嘴都无法解释清楚。

你最好祈祷木兮不会有事,不然我一定不会让你好过!

说完这句话,谢不臣便抱着木兮转身决绝离开。

见愁看着他远去的背影,一呼一吸间都是撕裂般的痛楚。

谢不臣,这一千年来,你哪怕有一秒让我好过吗?

她闭上眼,任由胸口鲜血的流逝

昏昏沉沉。

再次醒来,见愁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床榻上,房间里萦绕着浓郁的药香味。

她抬手在拂过胸口,剑伤的疤痕已经荡然无存。

只有药仙的神药才能迅速治愈仙器带来的伤痕,但那神药极其难炼,百年才能炼制一颗。

又是谁为自己去求的药呢?

见愁恍了神。

嘎吱房门被人推开,一身寒气的谢不臣走了进来。

他眼眶中布满了红血丝,像是许久没有休息好。

为什么要伤木兮?他站在床边,开口便是质问。

见愁艰难坐起来,面色依旧苍白。

不是的,我没有她努力想解释当时的情况,但谢不臣却没有给她机会。

够了!又是狡辩!你杀了木莱让我痛苦近千年,现在又要至木兮于死地,你的心怎么这么狠!谢不臣眸中蒙着寒霜,尖锐的语气仿若冰渣。

见愁眼底满是苦涩,她痛苦地蜷了蜷手指,近乎哀求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阿臣,求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伤她,就这一次,你信我好不好?

看着这个满脸是泪的女人,谢不臣心头蒙上了一层异样的感受,像是朝着胸膛里伸进去了一只手,紧紧攥住了他的心脏。

谢不臣身体一僵,猛地想起还在病床上躺着的木兮,立即恢复了往常的厌恶神情。

你去死,我就相信你。他冷冷说完,便甩袖离开。

见愁眼中薄弱的期盼变成绝望,直至最后,她的神情变得破碎空洞。

痛,是真痛啊!

就像仙根被人活生生剥离出来,再一点点扯断撕裂

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谢不臣,你真的恨不得我去死吗

另一边,谢不臣刚给木兮疗完伤,便听到侍女小盈在门外慌张叫喊。

太子,不好了!太子妃一个人去弑仙台了!

谢不臣一震,她去处决死囚之地作甚?

心头莫名慌张,他挣扎片刻,命人照顾好昏迷中的木兮,随即御剑飞去。

弑仙台。

阴气弥漫,寸草不生,四周皆荒芜。

一身素袍的见愁站在深不见底的弑仙台边缘,清瘦的身子摇摇欲坠。

见愁,你跑这里做戏给谁看?谢不臣吼道。

听得那个男人的声音,见愁缓缓转身,苍白的脸上透着迷茫。

不是你约我来此地的吗?

见愁话还没说完,腰间便感觉到一股重力将她狠狠往后推!

猝不及防,她整个人像折翼的鸟笔直坠落弑仙台!


标签: 九重天上三生石畔 脸滚键盘 谢不臣见愁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