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洋罗昕「全本小说」_冥媒正娶小说全文完结版阅读

图书吧 9 0
《冥媒正娶》是作者凌晨0点著作的小说,主人公是:徐洋罗昕。小说讲述了:而就在我要拆徐洋父亲给的“黑包”时,旁边突然蹿出一道人影,扑到了徐洋母亲的怀里,撒娇叫嚷着说肚子饿了要吃饭。这是徐洋的姐姐,也是我未来的大姑姐。她人是有点可怜的,据说小时
过年的时候,我跟徐洋回家了。
 
第一次见面,他父母就给了一大一小、一黑一红两个红包。
 
我当时很诧异,为什么两人同时给的红包能有这么大的差异性?
 
但徐洋母亲说这是他们当地的习俗,于是我也就不好继续追问下去。
 
本以为这事到此就打住了,却没想到徐洋母亲当场就催我拆红包,我当时就有点不乐意了,这哪有刚给红包就当面拆的道理?就连小孩儿过年都知道等大人走后再偷偷拆红包呢!
 
可徐洋母亲却说:拆了这俩红包,以后做人做鬼都是他们徐家的人了。
 
我求助地看向徐洋,徐洋却只是站在边上憨憨地笑,冲我点点头,让我照着他母亲的话去做。
 
我骑虎难下,只好当着长辈的面,拆开了红色的小包。
 
小红包是徐洋母亲给的。
 
从外表捏起来的,里面就是一层薄薄的纸,拆开来看也确实没出乎我意料,是一张一百元。
 
我也不嫌这见面礼寒碜,因为相较于徐洋母亲给的红包,徐洋父亲给的“黑色封包”就显得过于厚重了——如板砖一般的厚!
 
也不知里面放了多少钱,可能有三四万了。
 
而就在我要拆徐洋父亲给的“黑包”时,旁边突然蹿出一道人影,扑到了徐洋母亲的怀里,撒娇叫嚷着说肚子饿了要吃饭。
 
这是徐洋的姐姐,也是我未来的大姑姐。
 
她人是有点可怜的,据说小时候发了一场高烧,烧坏了脑子,从此之后智商就如五岁孩童一般,疯疯癫癫,终日不知所语。
 
徐洋母亲脸色当场就挂不住了。
 
我感觉她并不是很待见自己的低能女儿,推了她好几次,还一边催促我赶紧把老爷子给的“大黑包”也拆了,催促声是一声比一声急,就跟赶着去投胎一样急。
 
我有点不高兴,觉得她对自己女儿太过薄情了,正想劝她先照顾一下未来大姑姐的时候,徐洋母亲已经不厌烦到了极点,使劲一推,不小心就将大姑子推到了老爷子的身上。
 
咚!
 
老爷子摔下地时,发出了一场沉重的的闷响。
 
徐洋和他母亲脸色顿时就变了。
 
我刚要去扶,他们俩突然抢在我前头扶起了老爷子,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故意的,扶起老爷子后就让他背对着我。
 
可就算这样,我也在匆匆一瞥时,意外地发现老爷子的脸色从来没变过!
 
一般老人家骨质疏松,摔一跤可就不得了了,可老爷子愣是没吭过一声!
 
“阿洋,你先扶你爸回房吧,我给你姐做饭去。”徐洋母亲慌张地吩咐道,竟然顾不上逼我拆红包,就转头扎进厨房里。
 
我本想和徐洋一起扶老爷子回房,可徐洋脸色怪怪的,一直拂开我的手,不让我碰他父亲,还说他自己一个人就能照顾得好老爷子,然后就搀着老爷子快步走开了。
 
默默目送着他们爷儿俩离开,我心里满不是滋味的。
 
这次跟徐洋回家,我就是铁了心要嫁给他,并且要和他过一辈子的,但徐洋连碰都不让我碰一下他父亲,拂开我手的样子就像是把我当做了外人。
 
如今没了他人,身边就一个疯疯癫癫的傻丫头,我打算拆开来看看徐洋父亲究竟给了我多少钱,如果太多,那我就把红包退了——徐洋的父亲看起来枯瘦如柴,一副病怏怏的样子,与其给我那么多见面礼,还不如拿这钱去给徐洋父亲治治病呢。
 
可就在我刚要撕开封口的时候,大姑姐突然紧紧地抓住了我的手!
 
她抓得十分用力,捏得我骨头都疼了!
 
“要想活着离开这里,那就别拆这个包!”大姑姐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眼神狠厉,声音压得低低的,哪里还有半点疯癫的样子?
 
她竟然是装疯的!
 
还有,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刚想问点什么的时候,徐洋就出来了。
 
大姑姐脸色一闪,重新堆出傻乎乎的笑容,抢过我手里的“黑包”,欢呼叫着跑远了:“生拘人,死拘魂,收了我家的白纸钱,吃了我家的白米饭,睡了我家的棺材盖,是人是鬼都跑不掉!生拘人,死拘魂……”
 
听了这状似童谣的话,我心里顿时大惊,前面大姑姐还像个正常人一样和我说话,那这句童谣该不会是要提醒我什么吧?
 
如此一想,突然就把先前察觉到不对劲的点都连上来了——徐洋家,可能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徐洋快步走到我身边,脸色阴沉得吓人:“你怎么把我爸爸给你的红包给她了呢?”
 
这时我已经长了心眼,但外表上还是装得跟没事人一样无辜:“这是她突然抢走的,我哪里知道她会突然抢我呀!”
 
“我去把红包拿回来。”徐洋抬脚欲追。
 
我赶紧拉住他,“没事,都是一家人,钱在谁手里,还不都是一个样的?”
 
徐洋说:“我姐就是一傻子,哪能把那么多钱交到一个傻子手里呢?不行,我得赶紧把钱拿回来!”
 
我又拉他:“洋,你姐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
 
徐洋的脸色变了,有些心虚地避开了我的眼睛,说:“能有啥意思?你别瞎想,那也不知道究竟是谁乱教的混话,她从小到大天天说这句,有时候糊涂得厉害的时候,一天能说二三十遍。”
 
说完,他使劲挣开我的手,朝大姑姐追了去。
 
再见到大姑姐时,已经是晚饭时刻。
 
她样子不是很好,鼻青脸肿的,一看就是挨了一顿揍的样子,只看了我一眼,就惊恐地低下头扒饭,然后就再也没有抬起头过了。
 
而徐洋把他父亲的红包拿了回来,端端正正地摆在我的面前,当着父母的面,催着我赶紧拆了。
 
我又再次骑虎难下。
 
真搞不懂他们为什么一定要我当面拆红包。
徐洋罗昕「全本小说」_冥媒正娶小说全文完结版阅读-第1张图片-图书吧
我偷偷地瞄了一眼大姑姐,想从她身上获得什么提示,可她只顾低头扒饭,一边发出了憨憨的傻笑声,那笑声,像极了一个小时前徐洋示意我照他母亲的话去做时的笑声——姐们,我已经把你安排好了!
 
我低头看了看手中沉甸甸的黑色红包,寻思着究竟要不要冒着生命危险,拆来看看里面到底装了什么?
 
而就在这时候,我发现手中的黑色红包似乎和之前有点不一样。
 
先前的黑色红包是朴实无华的。
 
可现在到我手里的黑色红包上多出了几道暗纹,暗纹与红包颜色相近,如果不仔细看,根本就发现不了。
 
原来是掉包了。
 
大姑姐还在咯咯地怪笑着。
 
我一下心安了,当着徐洋全家人的面,拆开了红包。
 
当我看到红包里的东西时,脸都气歪了。
 
冥币!
 
一沓崭新发亮的冥币!
 
上印:天地银行通用!
 
徐家人竟然用冥币当做见面礼?!
 
我刚要发作,但大姑姐“咯咯”的闷笑声提醒了我,这红包曾经在她手里面经手过!
 
于是我的怒火就冲她去了:“你这疯婆子,是不是故意掉包,把钱全都换成冥币了?”
 
徐洋拦住了我,模样和语调都变得跟抹了蜜糖一般的甜:“没错没错,罗昕你没弄错,我姐也没有掉包,这就是我爸给你的红包。”
 
我恼火不已:“给我冥币?!”
 
徐洋笑嘻嘻地说:“对呀,这就是我们当地的民俗,长辈给准媳妇见面礼时,一个给现金,一个给冥币。你看,现金是给人用的,冥币是给鬼用的,意思就是说,你收了这份见面礼,从此以后,你生是我们家的人,死是我们家的鬼,一生一世不分离!”
 
说完,他高高兴兴地缠住我的手,十指相扣,看我的眼神也比以前谈恋爱时甜腻许多。
 
可我犯恶心!
 
哪有人奔着结婚来的,对方却赠送一沓冥币的?
 
我站起来,气恼地甩开徐洋的手,回屋就收拾好了行李,要走的时候却被对徐洋堵住了门口。
 
他惊慌失措地看着我:“罗昕,你要走?”
 
我给了他一个白眼,把话撂明了:“徐洋,我们分手吧。”
 
徐洋摇头。
 
我深吸一口气,说:“徐洋,以前交往的时候,你没跟我说实话,你没告诉我说你有个神经病姐姐,也没有告诉我你爸爸身体很不好,你们家穷我认了,谁让我爱你呢?可你们竟然送我冥币!!”
 
这你让我怎么忍?
 
我不愿再多说下去,也想赶紧从这处处透着一丝诡异的一家子中脱身,于是推开徐洋,就要离开。
 
突然后脖一痛!
 
在昏迷之前,我吃力地转过身,看清了在背后敲我闷棍的人——是徐洋。
 
他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满脸无情!
 
扑通。
 
我倒在了地上。
 
意识混沌之时,感觉我被徐洋抓着脚拖着走,他一边走就一边低低地呢喃:“生拘人,死拘魂,收了我们家的白纸钱,吃了我们家的白米饭,睡了我们家的棺材盖,是人是鬼都跑不掉……”
 
他的调调,比起他那疯子姐姐来,更瘆人……
 
……
 
再醒来,已经不知身处何方。
 
我动了动,发现手脚都被捆住了,现在的我躺在地上,就跟虫子一样,只能蠕动了。
 
眼前蹲着一个人。
 
是徐洋的姐姐。
 
她背对着我,在地上不知摆弄什么东西。
 
我努力伸长脖子,终于看清了,徐洋的姐姐在地上摆了一排整整齐齐的白米饭,每碗米饭上都插了三炷香,不知是祭拜何人。
 
而且,这屋子里明明有供桌,不知为什么却要在地上摆?
 
该不会是徐洋的姐姐疯病发作,把供桌上的祭祀品给搬下来了吧?
 
我咳了咳,等徐洋姐姐回过头来的时候,我故作亲和地问她:“姐姐,你这是在祭拜谁呀?”
 
徐洋姐姐咧嘴一笑,笑容让我分不清她到底是真疯还是装傻。
 
她从第二个灵牌开始,一个个地指了过去:“弟妹、弟妹、弟妹……”
 
一共有13个灵牌,她说了12声弟妹。
 
我有些糊涂了:“怎么那么多弟妹?你到底有多少个弟弟?”
 
徐洋的姐姐摇摇头,又重新从第二个灵牌开始数过去,一数一个弟妹,数完又重新数。
 
我刚开始有点糊涂,到后面终于明白过来了:“这些该不会都是徐洋的老婆吧?徐洋他娶了十三个?”
 
徐洋姐姐摇摇头。
 
“不是13个?”我不解。
 
徐洋姐姐指着最后一个灵牌——那灵牌和其他灵牌不一样,这点我早就发现了,那是一个无字灵牌,其他灵牌都是有名有姓的。
 
徐洋姐姐说:“你的。”
 
“呃……”
 
我还没死呢,立什么牌!
 
一想完,我就惊出了一身冷汗!
 
是呀。
 
正因为我没死,所以灵牌上还没有我的名字


标签: 徐洋 罗昕 冥媒正娶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