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钦本陈谖人之初时小说全文完结版阅读

图书吧 7 0

《人之初时》小说讲述陆钦本陈谖之间的故事,这里提供陆钦本陈谖人之初时阅读,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小说精彩节选:想到这里,钟灵毓也有些失落。“大小姐,我刚刚问过了,在食堂门口的小广场上看分班名单,办入学手续,领宿舍号码。这些是我去帮小姐办理,还是小姐自己去熟悉学校的流程。

陆钦本陈谖人之初时小说全文完结版阅读-第1张图片-图书吧推荐指数:★★★★★

《人之初时》精选内容:

泽阳市,九泮高中。

风轻云淡,秋高气爽。

食堂外面的大玻璃上挂着新高一的分班名单,一列列红色的名字看着让人眼花缭乱,不过家长们可没有时间抱怨字小,只是一门心思专心致志的找着自家孩子的名字。

有些通过各种渠道提早知道自己在哪个班的学生就很轻松,到各班级指定的位置交了学费,并领取自己的宿舍号后,就可以直接去收拾宿舍了。

齐延和翁文都在27班,班主任是今年才带出了省文理双状元的李牧,他带的班每届重本率都超高,是很多学生挤破头想要进的班。

齐延看着人头攒动的广场,问道,“我们这一届高一新生里可有什么有趣的人物?”

翁文单肩斜跨着包,笑容痞痞的,“各个学校升上来的都有。圈子里的人平常宴上多少也打过照面,倒没什么新奇的。倒是我们九泮历年会有邻市来的成绩特别拔尖的尖子生。今年我们班有个叫钟灵毓的,她是钟家这一代家主的独女,母亲是段书记的妹妹,我妈专门叮嘱我,惹不起。”

齐延有点不相信,“切!又不是我们市的书记,怕什么。”

翁文竖起食指摇了摇,“不。钟家当年差点倒了,要不是使出美男计娶了段二小姐,你以为如今钟家还会有现在这样的盛名吗?早就淹没在时代的浪潮里了。”说着他又有些感慨,“不过那个钟家家主其实还是有几把刷子的,抓住几个机会也就挽住了钟家大厦将倾之势。”

齐延一拍脑袋,惊道,“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就是靠汽车发家的钟家,江南大部分汽车产业的实际操控者?还有润夏段家?”

翁文,“你这脑袋可算是有点用了,要还像刚刚那样齐叔叔不得操心死。”

齐延摸着脑袋笑地腼腆,“不是还有我哥嘛。”

翁文凑到齐延耳边,神秘兮兮的说道,“钟家弃政从商,短短数十年产业做的也算大,普通人不知道哪些是他家的,我父亲和钟家倒有些生意往来,知晓些,确实不容小觑。而且段家老爷子这些年名义上不管事儿了,实际上余威还在。上次老爷子九十大寿去了好些人,邻市邻省的都有,我也跟着去了。倒是见了他那个外孙女钟灵毓一面。”

齐延见翁文住嘴不再说下去,急忙问道,“怎么样?”

翁文得意一笑,“美人。”

齐延又问,“和陈大美女比起来如何?”

翁文扬眉,“你说陈谖?”说起这位姑奶奶,翁文慎重了起来,细细思考了下,说道,“美貌不分伯仲,气质各有千秋,都是难得一见的美人。”

齐延还想再问,见翁文示意此处人多眼杂,就转口道,“我们俩刚巧又是一个宿舍,兄弟,你好。”说着,做模做样的伸出手,想要和翁文握一握。

翁文一笑,打开齐延的手,“少跟我这儿贫。走吧,去宿舍看看。”

钟灵毓一早被钟母安排的人从润夏市送到泽阳市,因两市毗邻,走高速也就两个小时。

本来钟母是要跟着一起来的,钟灵毓知道钟母身体不好,怕她累着,就拦住了,美其名曰自己要学会独立。

钟父事情忙,自然是没有时间送的,早饭时说了几句关心的话,给了钟灵毓个装着卡的红包,留下一句“别委屈了自己,卡随便刷”,就去公司了。

钟灵毓在钟母对钟父背影的那淡淡一瞥中,看见了一抹情绪一闪而过。

当她站在九泮校门口时,听着喧嚣的沸鼎人声,钟灵毓心头一明,原来是失望!

母亲当时眼底微泄的,是失望。

想到这里,钟灵毓也有些失落。

“大小姐,我刚刚问过了,在食堂门口的小广场上看分班名单,办入学手续,领宿舍号码。这些是我去帮小姐办理,还是小姐自己去熟悉学校的流程。另外,夫人已经着人安排好了,如果小姐对宿舍不满意,可以直接住在校外的九重天小区,小姐只要决定,房子立马可以住。”司机小张一溜串儿的话冲淡了钟灵毓心中的郁闷。

钟灵毓挑了挑眉,“那你去帮我办吧,我就住九重天。”

她本来就喜静,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与其之后搬出来,不如最开始就不要住进去。

钟灵毓对小张道,“那我在校园里转一转,你办好了给我打电话。”

小张点头,恭敬道,“是。”

钟灵毓进入校园,看见主干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以及横空拉着的“欢迎高一新生”的条幅。

也许她的高中生活会很有意思。

想到这里,她从包里翻出手机,准备给陈谖打个电话。

正准备按通话键,有电话打进来,正是曹操本人。

钟灵毓看着屏幕上大大的“谖草”二字,展眉一笑,真是心有灵犀呀。

“阿毓,你来学校了没呀?”电话里传来陈谖的声音。

娇媚的音色,霸气的语调,独特的人。

钟灵毓鉴定完毕,无奈一笑,“谖草你怎么总是这么酷。”

她站定,环顾四周,看见眼前这栋楼的一楼大厅门前挂着个铂金颜色的牌子,上面用草书写着五个红红的大字——高一教学楼,于是对陈谖说道,“我现在在高一教学楼正门前面的白玉兰树下,你在哪里呀?”

陈谖了然,“好,我去找你。”挂掉了电话。

钟灵毓站在树下,瞧着来来往往的人群发呆。

后来她发现总是有路过的男生女生盯着自己看,钟灵毓就往教学楼边上偏僻的地方走了走,将身形隐在了一棵三人合抱粗的古树后面。

反正谖草来了会给她打电话的,这样一想,钟灵毓就安心的在树后面躲起来,观察着古树躯干上的纹路,津津有味。

正当钟灵毓沉浸在草木的气息里细细品味的时候,空气中响起一道清亮中带着点羞涩意味的女声,“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钟灵毓循声望去,透过浓密的枝叶她只看到女孩子红红的左耳,以及那伸出的纤纤细手间一颗精致的骰子。

女孩子说道,“这颗骰子是我专门定做的,上面浅浅的刻着许多个你的名字。你……能收下吗?”

钟灵毓本就窈窕,且站的位置又巧妙,恰好被树木挡住了身影。

那女生竟没发现树后有人,就这样鼓起勇气向心仪的男孩子表白。

钟灵毓一边在心里赞叹女孩儿精巧细腻的心思,一边又好奇地稍微向外探出了点脑袋,想要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难道长了三头六臂?就这么吸引人?

透过枝杈的缝隙,钟灵毓看见那男生个子高高,清俊雅然,浑身透着股清冷又禁欲的感觉,还真是校园里最招蜂引蝶的长相。

噗嗤,钟灵毓没忍住,盯着男生清冷的俊颜开始偷笑。

“我初中就喜欢你了,只是,我那时候成绩比较差,你又一直这么优秀,就不敢和你说,现在虽然我依旧没有你优秀,但是我的成绩已经比大多数人都好了,而且我也被分在27班,你相信我一定会变得越来越好。嗯,从发展的眼光来看,我们两个还是很般配的,而且你看,我也长得很好看……”女孩儿说道这里顿住,似乎在等对方的回答。

钟灵毓笑,这姑娘真有意思,有机会一定要认识一下,只可惜她大半个身子都是背对着自己的,根本看不到正脸。

钟灵毓正苦恼,突然脑子一崩,这俩人也27班的!

这么尴尬的事情她还是躲起来比较好,于是本就纤细的身影又朝里缩了缩。哪知正努力减少着存在感的钟灵毓同学就这样被男生的眼风扫了个正着。

被抓包的某人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想要开溜时,却发现她只要一走就会惊动女孩儿。

换位思考一下,钟灵毓自己若是表白,尤其是还有可能被拒绝的情况下,是绝对,绝对,绝对,不想让别人看见的。

作为一个善解人意的姑娘,钟灵毓决定保护一颗青春期少女的心,便顶着男生视线的巨大压力隐在了树后,然后,背转过身子。

非礼勿视,我不看总行了吧。

钟灵毓撇了撇嘴,心里嘟囔着。

良久,一道温润却微冷的嗓音响起,“谢谢,只是这心意太贵重,我不能收。抱歉,我还有事,先行一步。”

钟灵毓听着半晌没有动静,悄悄地探出脑袋一看,只见女孩子一个人低着头的背影,似乎有着淡淡的哀伤,那男生却早已不见踪影。

钟灵毓趁着女孩子出神的间隙,轻手轻脚的溜回了教学楼一楼大厅。

心里面正感慨着,她也想要这么一张招蜂引蝶的脸时,有人从后面拍了拍她的肩膀。钟灵毓下意识的就以为是那个男生,立马就扭过头道歉,“不好意思,我什么都没听到,我就是站在树下抠树皮。”

陈谖一脸不解的问道,“怎么了?你抠树皮被学校保安看见了?”

钟灵毓听见是陈谖的声音,这才松了一口气,笑道“才不是呢。是成为了一桩冒着粉红泡泡的锦年情事的目击者。诶,不过美中不足的是,糖里有玻璃渣。”

看见陈谖疑惑的眼神,钟灵毓得意的一挑眉,“你猜我刚刚看见什么了?我看见一个女生和一个长得超好看的男生告白!”

“然后男生答应啦?有情人终成眷属?”陈谖猜测。

钟灵毓摇头,“并没有,男生气场很冷的,给拒绝了。”

陈谖撇嘴,“就这还冒着粉红泡泡呀。这哪儿是有玻璃渣呀,这糖里面分明有狗屎!”

钟灵毓不理陈谖,傲娇的说了句“曲高和寡呀”,就率先向前走去。

陈谖一伸手抓住钟灵毓的肩,笑得不怀好意,“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是谁今年开年的时候特地的把我喊着一块儿去谕山祈福,神秘兮兮的,让我满心期待,结果好家伙,就为了让我帮忙打听一个叫顾深的家伙。你实话实说,你是不是就是为了他来的九泮。”


标签: 陆钦本 陈谖 人之初时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