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狂豪婿精彩小说_陈阳段寒妤小说全本目录免费阅读

图书吧 8 0
“嘻嘻,妤姐,你老公好乖巧哦。”
 
和段寒妤并排坐在沙发上的,是段寒妤的闺蜜,聂小倩。
 
两人姿色妍丽,肤色白皙,身型窈窕,相互各有千秋。
 
段寒妤抬眼,扫视了下陈阳,眼底闪过一丝烦躁。
 
三年前,因为爷爷临终前一个莫名其妙的遗嘱,父亲就不知从那个犄角旮旯弄来陈阳这么一个废物,当了段家的上门女婿。
 
“陈阳,我要吃葡萄。”段寒妤冷冷地道。
 
立即,正在拖地的陈阳,小跑着去厨房,拿出早就备好的葡萄。
 
每一颗葡萄都被洗的干干净净,并且剥了皮,插好牙签。
 
往日里,段寒妤都是这样吃的。
 
“我的天呐,妤姐,这牙签好像墓堆上插着点给死人香……”
 
啪——
 
段寒妤抬脚,撩着大片的洗脚水,揣在陈阳端着的水果盘。
 
猝不及防的陈阳,被一盘葡萄盖脸上。
 
还好他反应足够快,迅速闭上了眼,否则眼睛都可能被戳瞎。
 
“废物,连个葡萄都不会洗!”
 
“滚远点,看着就恶心!”
 
段寒妤冷冽的骂声中,陈阳默默把葡萄捡起来,端走倒垃圾桶里。
 
三年,整整三年。
 
两人有着夫妻之名,陈阳却连段寒妤一根指头都没碰过。
 
平日里稍微不小心有点肢体接触,立即就会招来谩骂。
 
偶尔,更年期的岳母,不顺心时,也会拿他当撒气筒,戳着鼻子咒骂呵斥。
 
家里的脏活累活都是他的。
 
可就算这样,段家母女依旧没有丁点好颜色给他。
 
动辄便是谩骂叱责。
 
可陈阳打落牙齿和血吞,默默地承受着一切。
 
从第一眼看见段寒妤的时候,陈阳就发现自己无可救药地喜欢上了这个女人。
 
她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深深印刻在陈阳心间。
 
时时撩动着陈阳内心深处的柔软。
 
沉溺无法自拔。
 
要不是喜欢,谁心甘情愿地当一只舔狗。
 
更何况,他还是上门女婿,本来就毫无尊严,低人一头。
 
陈阳心底叹了口气,把果盘在水龙头下冲洗干净,又冰箱里找了些葡萄,重新冲洗干净,开始剥皮。
 
“小倩,你们公司那边最近有房子要出租吗?”
 
客厅中,传来段寒妤的声音。
 
“有的。”聂小倩道,“妤姐,是谁要租啊?”
 
“我。”段寒妤回答道。
 
瞬间,陈阳心中一凉,难不成段寒妤终于忍不下去,要赶他走?
 
“你?”聂小倩也是显得有些吃惊,“妤姐,放着好好的别墅不住,干嘛要去外面租房子住……哦,我知道了,一定是因为他吧?”
 
“和那个废物没关系。”段寒妤说道。
 
“我大伯说,最近公司资金紧张,准备把这套别墅收回去卖了,填补公司财务亏空。”段寒妤道。
 
“他们怎么能这样?太欺负人了吧!”聂小倩忿忿地道。
 
段寒妤苦笑了声,“这别墅本来就是挂靠在公司名下的资产。他要收回去,也是合情合理。况且……”
 
“况且什么?”聂小倩追问道。
 
“况且,大伯不止一次,当着我的面,和奶奶说,段家的资产,绝不能落入外姓人的手中……”
 
段寒妤说到这里,没继续往下讲,窝了一肚子火。。
 
她想不通,为什么爷爷要安排陈阳这么一个窝囊废入赘段家。
 
最狂豪婿精彩小说_陈阳段寒妤小说全本目录免费阅读-第1张图片-图书吧
什么都不会做,什么都不敢争。
 
除了温柔、体贴、任劳任怨,简直再找不出任何优点。
 
三年来,因为他,自己遭受了多少奚落,多少白眼,多少不公!
 
现在更是因为这件事,自己连落脚的地方,都马上要没有了。
 
……
 
听着妻子对闺蜜的倾诉,陈阳同样是憋屈窝火。
 
不能帮着夺回家产,也没法子帮着讨回公道,甚至在段寒妤被段家逼迫离开时,他连一个遮风避雨的地方,都提供不了……
 
“陈阳,死厨房里了?”
 
外面传来段寒妤的清冷喝声。
 
陈阳收拢心神,连忙拿着新剥好的葡萄,给端了出去。
 
葡萄放在茶几,陈阳拿起细软的毛巾,仔仔细细地帮段寒妤把两只雪白的脚,擦拭干净。
 
一侧的段寒妤闺蜜,聂小倩也是伸直脚丫子:“帮我也擦下呗。”
 
陈阳抬眼,看向妻子。
 
段寒妤半倚着扶撑,屈腕枕腮,心不在焉。
 
见妻子不说什么,陈阳转身,抬手去给聂小倩擦脚。
 
蓦地,一只脚丫子横空踹来。
 
伴随着段寒妤的喝斥。
 
“陈阳,胆子肥了啊?我闺蜜也想染指!”
 
陈阳被踹的一个趔趄,但什么都没说,端起洗脚水,默默离开。
 
身后,传来聂小倩嘻笑声,“嘻嘻,妤姐,陈阳真的好老实哦。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甭提他,心烦!”
 
段寒妤烦躁地挥了挥手,“小倩,你先给我大致介绍下,现在外面租房是什么行情吧。”
 
直到聂小倩离开很久,段寒妤依旧坐在沙发上,思虑了很久。
 
妻子揪心的模样,看的陈阳无比怜惜。
 
好几次想上前宽劝安慰,可往往是刚鼓起勇气,却想到自己的无能为力,无济于事,颓然作罢。
 
晚上,陈阳满脑子都是妻子皱眉纠结的神情。
 
翻来覆去睡不着,陈阳干脆坐起来,回忆着昨晚段寒妤和闺蜜的谈话内容,把段寒妤重点询问关注的点,一一写出来。
 
第二天,陈阳起了个大早,跑外面询问着找房子。
 
不问不知道,一问吓傻眼。
 
一个上午跑下来,陈阳愈发体会到段寒妤的为难之处。
 
地段和条件稍微好点,房租就是一万出头。
 
聂小倩昨晚提到的几个小区,更是动辄一个月租金两万多。
 
而且,很多房子都是半年付、年付。
 
意味着,想租房子,一次性至少得十万块钱。
 
作为一个没有收入来源的上门女婿,陈阳身上有的,只是段寒妤每个月给他发的三百零花钱。
 
三年攒下来,也就落下三千块钱不到。
 
攥着手里的诺基亚,通讯录翻来覆去,却是没有任何一个人。
 
能给他借出来这么多钱。
 
叮咚——
 
就在陈阳一筹莫展时,手机里进来条短信。
 
是一个陌生号码。
 
“陈阳先生,我是段淳老先生的私人律师。我这里有一份段淳老先生的遗嘱,是给您的。方便的话,我们约个时间谈下。”
 
段淳!段寒妤的爷爷!
 
陈阳心跳瞬间漏了数个节拍。
 
他以生平最快的速度,回复道:“您好,我随时都可以。”
 
半个小时后,陈阳见到了韩律师。
 
一个穿着黑色职业装、黑色渔网袜、黑色高跟鞋的冷艳女子。
 
确认身份后,韩律师拿出一份文涵,递给陈阳。
 
“陈阳亲启。”
 
“陈阳,当你看到这份信的时候……”
 
信不长,却看的陈阳满是疑惑。
 
段淳段老爷子,竟然给他留了一份遗产?
 
下一秒。
 
韩律师从包里取出一摞红壳本子,在陈阳面前扇形排开。
 
红彤彤的壳皮上,烫着鎏金的三个大字。
 
房产证。


标签: 最狂豪婿 陈阳 段寒妤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